免費論壇 繁體 | 簡體
公告:SCLUB雲端專屬主機己開放租用
分享
返回列表 發帖

-b-爱我,如同爱着毁灭--b-

【导读】在柔柔的音乐中,披头散发的蓉蓉宛如迪吧里的领舞歌手,海水般深情的声音在紫色弥漫的小屋久久回荡。窗外雨打梨花,绿肥红瘦,一副暮春的残败气息。
  潇潇决定在一个凄风苦雨的黄昏去找蓉蓉。对于痴迷忧郁和伤感的蓉蓉而言,有还什么比雨打落花、梧桐更兼细雨更具诗情画意?而选择诗情画意作为的背境,何偿不是性爱的升华,或者说性爱的至高享受?  蓉蓉,应该说是一个好女孩。潇潇想,且不说她的眼睛宛如一汪秋水,且不说她肤如凝脂,柔若无骨的纤纤细手,更不说她躺在床上柔情似水的眼神和如海水般深情的呼唤,至今依旧令潇潇热血沸腾心潮澎湃。更让潇潇着的是,每每向蓉蓉发出求爱信号时,蓉蓉都会说:亲爱的,你的情诗写好了吗?  对于才思敏捷的潇潇而言,信手写几句饱含深情的诗句,乃是小菜一碟。潇潇忘不了蓉蓉赤身披头散发地对着镜子抑扬顿挫地朗诵潇潇写的第一首情诗:  如果你是火焰我就是柴禾  如果你是天涯我就是旅人  如果你忧伤的歌谣唱完今生再唱来世  我就用黑发白发轮换着倾听  美丽的蓉蓉立即像一棵迎风绽放的水草植物,不停地地朗诵:我用黑发白发轮着倾听!我的天,这可是生生世世永远永远的爱情啊,潇潇,你的诗写得太美了,真的。  潇潇读到蓉蓉眼中的激情,还有对水对火的渴望。  潇潇义无反顾地扑了上去,潇潇说,这就是生生世世的爱情的代价。  小城是个巴掌大的小城,而小城却在三月的黄昏流淌着许多凄美的故事。小城电台的情感热线一直热得发烫,潇潇想,为什么有那么多的失意之人呢?为什么有那么多的忧伤爱情故事?  在走向蓉蓉宿舍的路上,潇潇伸手接住一瓣落花。花瓣虽已凋零,却暗香依存,仿若那渐去渐远的青春。来到这个巴掌大的小城忽忽已有五年,五年前的潇潇还是那个单纯无知热血沸腾豪情满怀的追风少年,满脑子里的青春、梦想、宏图、壮志,满手写的都是在天愿作比翼鸟,在地愿作连理技、在水中,我在海里等你,在火中,我在灰里等你诗句,而如今,岁月以沧桑与伤痛之手轻轻划过潇潇的额头,且不说五年来潇潇干个保险公司推销员、酒吧吧员、广告公司短工、印刷厂搬运工,且不说于一个午夜流落街头被几个小混混打得血浪满面,且不说在舞厅被一个时尚前卫的女孩热情调戏又无情抛弃,单说书柜里的日记,可以密密麻麻地看到这样的字迹:也许青春注定要流浪,也许青春注定要感伤,也许青春注定要歌唱,而我只把这些含泪的歌唱给一个人听,那就是我灵魂的伴侣蓉蓉。  灵魂的伴侣?潇潇诗歌中称为灵魂的伴侣的蓉蓉,也是潇潇在某一个大雨之夜决定抛弃青春堕落青春时逢见的一个烟花女子。用蓉蓉的话说:我们曾是生意上的伴侣,你给我钱,我给你半小时的快乐。如今你是生活中的伴侣,你替我洗衣煮饭,我为你抄写诗稿。你更是我灵魂的伴侣,在这座城市,唯你牵我的手牵我的心,沿着冰冷的灯光瑟瑟前行  我们真的就是前世注定今生赴约拴在一起的蚱蚂?潇潇在想,蓉蓉也在想。  一辆载着小城嗳昧的中草能治愈白癜风吗笑声的出租车从潇潇身边疾驰而过,车轮飞溅起的水珠轻轻的跌到潇潇的眼镜片上,瞬间幻化成一朵六月盛开的莲花。莲花是蓉蓉最喜爱的意象,七月之荷叶,八月之莲花,九月之兰舟,每每蓉蓉吟咏此等诗句时,潇潇都会想,为什么像莲花一样纯洁的蓉蓉一定要在这座小城出卖自己的青春呢?  最终,在与蓉蓉翻天覆地狂风暴雨般的肉体冲杀突击后找到了答案:其实这就是生活。高中毕业的蓉蓉再也没有钱读大学了,只好背井离乡来到这个举目无亲的城市谋生。一个弱不禁风的女子,生活是多么的不容易呵。在一个大雨之夜,三个小男人轻轻巧巧地夺去了他生命中最宝贵的东西后扬长而去。披头散发的她大悲大痛之后,想投河而死,碰见了同样想投河而死的落魄少年潇潇。她突然放弃了死的想法,她悲悲切切问他:亲爱我的我们做一场爱好吗?楚楚可怜的蓉蓉梨花带雨,让潇潇心生万般怜惜,紧紧的用嘴堵住了她不住颤栗的嘴。  街灯长长的影子,像幽灵一样迅速闪现在潇潇的背后,他继续想,自己为什么要写诗呢?在袅袅的烟圈中,潇潇又想,随着岁月的流逝,多年以后年老色衰的蓉蓉会不会对着镜子里早已面目全非的自己哭泣曾经堕落的青春?潇潇永远也搞不懂,多年以后会不会突然觉得,青春不是一首诗,也不是一首歌,而是一篇小说,男主人公接部就班,娶妻生子,勤奋工作,事业有成,最后安享晚年  蓉蓉的宿舍灯光亮着,像大海中的灯塔。走进那仿佛戴望舒诗中延伸而来的小巷,潇潇觉得有些伤感,撑着油纸伞彷徨在悠长悠长的雨巷/我希望逢着有丁香一样颜色的姑娘,忧郁而伤感的诗人希望逢着丁香一样的姑娘,并不是要和她上床寻欢作乐,而要寻求一份慰藉。我今天选择同样一个黄昏来找一个姑娘,却是要与她共唱一曲鱼水欢歌。难道我们在一起就真的很快乐?生理上的快感,激情的呻吟和呐喊,就是如今青春的标志?我们所追求的快乐,到底又是什么?  蓉蓉打开门,好看的蓉蓉,美丽的蓉蓉,诗情画意的蓉蓉,性感令人想入非非的蓉蓉,穿一袭红色睡衣双乳却高高耸起令人激情澎湃的蓉蓉,缓缓打开门,轻轻地花茶解决春困最佳倚在门上,深情的凝望着匆匆而来的潇潇。  亲爱的,今天的入场券写好了吗?蓉蓉递给潇潇一杯加红的酒。  潇潇慢慢啜着那猩红的液体,慢慢体验一股热气缓缓从丹田升腾。潇潇知道,这里面又有蓉蓉加的。他不明白,青春年少的自己,为什么还需要这样的药片,才到达到幸福的顶端。他在思索,但始终没有答案。他转过头,目光又接上了蓉蓉满眼期待的目光。他摇了摇头,从怀中掏出那纸情诗:  如果你决定今生爱我  如果你决定选择一个治疗儿童白癜风首选北京中科白癜风医院雨夜  掀开满面尘土  义无反顾地风雨兼程走向我  我会用折桂之手  为你写下今生最后的情诗  也许我最终没来  也许我只在一个夕阳西下的黄昏  枯坐成一座痴痴凝望的坟  而你终于禁不住坟畔野草的呼唤  和内心思念的痛楚  于一个无风无月的子夜  撑一页孤坟千里而来  那声声杜鹃  将凝成你我最后  相思的泪  在柔柔的音乐中,披头散发的蓉蓉宛如迪吧里的领舞歌手,海水般深情的声音在紫色弥漫的小屋久久回荡。窗外雨打梨花,绿肥红瘦,一副暮春的残败气息。潇潇的生理欲望已渐渐勃发,迷惘的眼睛渐渐被蓉蓉渐渐褪尽的美丽胴体点燃。潇潇的眼睛又开始朦胧模糊,蓉蓉美丽的胴体渐渐幻化成一朵泣血的玫瑰。呵,蓉蓉,像水蛇一样扭动的蓉蓉,像一棵水草植白癜风的症状为什么物在水中尽情舒展的蓉蓉,潇潇走上前去,嘴唇像一支,准确无误地印了上去。可是,当潇潇准备把自己像甩一个垃圾袋一样甩去时,他忽然感到一丝凉意,潇潇揉了揉眼睛,发现竟是自己的一滴泪,而此时的蓉蓉正微闭着双眼,用从天堂也像从地狱里发出的声音在呼唤:潇潇,快点上来,爱我,要我,如同爱着一切的毁灭         





 (散文编辑:可儿)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