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費論壇 繁體 | 簡體
公告:SCLUB雲端專屬主機己開放租用
分享
返回列表 發帖

冷……

冷……
  我在上世纪70年代中学住校生活的一个片断。

  

  冷……

  ——梁子

  

  

                    ——写给我七十年代的中学生活

    

  屋里没有暖气,也没有炉子,有的只是几十个人呼出来的气息。冰冷的大通铺上铺着薄薄的褥子,被子里的旧棉絮早己四分五裂。一根根排着的人不自觉地挤在一起,象是相互吮吸着对方的体温。我缩着身,扯了扯被子,捂住冰凉的鼻尖,生怕喘出来的热气钻出被窝。

  朦胧中,有人爬出被窝,大床“吱吱”的响声搅碎了几个人的梦。接着屋中间大个的尿桶便发出“哗啦哗啦”刺耳的响声。估计尿桶早已尿满,但没有一个人索性撒把,仍然准确地选着位置,仿佛这响声是一种颇具修养的慰籍,更是—种轻松释放的快意。尽管第二天—早面对尿桶周围的一大片尿冰,大家都面路愠色,甚至骂上几句,但彼此却心照不宣。

  听到尿声,不自觉有了尿意,越想忍住,越感小腹鼓胀,无法入睡。只好缩着脖子,披衣下床,一股冷气直冲脸面,便打了一个寒颤。摸摸索索,用脚碰到了尿桶,“哗啦哗啦”的响声又充满了整间屋子。

  随着一阵尖厉的铃声,窗子玻璃上厚厚的冰花构成的一幅幅怪异的白色图案开始亮了起来。大床开始“吱嘎吱嘎”不停地响动,人们摸索着找自己的衣服。穿上那又沉又硬被油的滑亮的棉衣,身上立时起了一层疙瘩,好半天稳不住那上下磕动的牙,嘴里发生“唏唏嘘嘘”的声音。

  值日生开始用铁锨铲除尿捅周围的冰片,人们也把各自的被窝趁热卷成了圆筒,仿佛要把这里面的热气留作晚上享用。有人在催交各自带的干粮——大小不一的窝窝头,集体送食堂去熘热。不—会儿,值日生从食堂提来一桶温水,一屋子的人开始“扑噜扑噜”抢着洗脸—十几个人过后,那只共用的铜盆里只剩下一捧泥汤。没有洗上的人只好作罢。复方驱虫斑鸠菊搽剂我悄悄到屋后一个草垛旁,抓起一把雪,使劲提搓了搓手,算是完成了早上的洗刷。

  教室里没有了宿舍那浑杂的气,人们顿觉清爽。那几扇破了玻璃的窗孔发出刀削般的叫声,让人无法安下心来。课堂上不时发出一阵齐刷刷的跺脚声,仿佛有人下口令一般。讲台上的教师并不为这跺脚声生气,他那冻得发抖的手已经摁断了几支粉笔,讲课的声白癜风治疗期间扩散的原因音也不再利索清晰,象含了冰块;但他脸上的表情依然严肃,只是不时地猛抽鼻子,象是避免着一种不太雅观的尴尬。

  阳光慢慢熔化了窗子上的冰层,屋子里开始有了暖意,风也好象小了许多。中午时分,当一筐箩热气腾腾的小窝头抬进屋里,人们脸上挂满了灿烂,就着咸菜狼吞虎咽的动作煞是喜人。饭后,三三两两的开始攥着雪球追逐嬉闹,球场上也有了些挺拔的身影,有的还扒掉了外衣,头上冒着热气,象是与这残酷的季节抗衡。

  冬天的太阳骄贵得很,没等人们尽兴的沐浴,却又悄然而去。傍晚时分的风似乎又大了起来,风中还夹着雪粒,打在脸上麻对风入睡若不改可影身麻的。街上早己没有了行人,远处偶尔传来几声狗叫,天黑了下来。停电也正在此时,估计要等晚上十点才来。屋子里黑古隆咚,刚刚点起的两盏小油灯被从门窗挤进的风吹的摇摇晃晃。人们又靠在了一起,讲着各种离奇古怪的笑话。值日生又把尿桶放在了屋里中间,还讲了些注意卫生之类的话;我早打开了被窝筒,合衣盖上被子,两眼盯着那泛泛跳动的小火苗,神情木然,一种恐惧和无奈袭上心头,如何熬过这寒冷而漫长的冬夜啊……

                                 

                            梁金生于2002年7月       

    

    

    

  







  本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如要发表请与作者联系。

  联系方式:(电话)05433320901|(Email)langzige118@163.com|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