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費論壇 繁體 | 簡體
公告:SCLUB雲端專屬主機己開放租用
分享
返回列表 發帖

值班室的小白狗_0

值班室的小白狗
      
   
    2013年五月间我在莫高饮马麦芽厂值班,值班室养着一只小白狗。
      小白狗腿偏高、尾巴偏长、身长不过二尺。
      初始是另一值班人把它牵回厂(不知是捡的流浪狗?还是与别人要的宠物狗?),拴在空闲之地。
      人生地疏,新主人新环境,小白狗一时不适应显得性情烦躁,骚动频繁。且挑剔食物,嘴还馋。
      小白狗尾巴耷拉着,很少见上卷,行为呆滞,如离狼群的狼崽。
      小白狗身体瘦削,有数根鸿毛,可能是主人没喂或没喂饱或经常挨饿的缘故。
      小白狗有咀嚼绳索的毛病,几次用绳索将其拴住几次它把绳索咬断。看它可怜,只好解开绳索,任其在厂院自由奔跑、玩耍、戏嬉、觅食。
      随后小白狗为了向主人讨口吃的,由空闲之地移居值班室,人狗同居一室,勉强相处,以求和谐。
      小白狗到了值班室倒也有自知之明,不与主人争一席之地,随遇而安,悄然卧在床底或凳底图的是自在。
      小白狗除了吃饭时抬起前腿趴在桌子头上,不吵不叫,不争不抢,只是定定的望着专家专门讲讲白癜风会怎样而已,样子实在可怜,于心不忍,多少便施舍些,吃完又复前辙,让人难为情。
      小白狗睡觉时偶尔喘口粗气或吭一声,别的治疗白癜风注射药—补骨脂注射液倒也没发现有什么不检点之处。
      小白狗还有一特点,就是不愿喝外面水管流出的自来水或浇地的水,习惯喝我放在床底下脸盆里的洗脸水。只好把脸盆狗饮水盆合用。小白狗无论在外玩耍的多久,还是要回来跑到床底下“呱嗒”、“呱嗒”舔喝一阵子才罢休。
      经过一段时间的放养,小白狗胖了些,活泼了许多,比初来咋到嗓门高了些,毛长的也顺流些,鸿毛也不见了,尾巴也时常卷起一圈还有余。
      小白狗嘴短、牙齿有些外露、耳朵比一般小狗的耳朵大些也圆些下垂,体重有五、六斤。
      经过一段时间的散养小白狗顽皮好管闲事的天性日渐显露、好吠、好闲杂心、见了什么都好奇,都想用嘴和腿试探一下,玩耍一番,爱蹦蹦跳跳。
      小白狗也能会躲避车辆,也有礼让车辆,先车后狗行的好习惯,这可能与原主人教养有关。
      小白狗不喜受人看管,也不喜与狗族为伍,独来独往,常过着独行僧的生活。
      小白狗见生人“汪”、汪”、“汪”吠两声,以显示它的存在,以彰显它的地位,岂不知人界有的讨厌它,厌恶它。它还以此炫耀自己,可悲又可叹,尔后跟着人家跑前跑后转圈圈或追赶骑车人。惹的我这个非主人尴尬又无奈。
      麦芽厂区占地360余亩,巡查一次需近一个多小时。
    每次巡查几乎是小白狗陪伴我,它在前面引路,我在后面走着。有时小白狗不走正路,好开小差到路旁苜蓿地走走跑白班是否有那么严重跑,寻觅能吃的虫子或找点碎骨、干死鸟、耗子什么。好在它走跑一阵还没忘记我,回过头来看看我在后面否?如果我和它不在一个方向,再跑回来跟着我,一人一狗,几乎隔日巡查厂区一次或一日两次。
      一日我与小白狗巡查走到厂区车间门口时,一只狸猫独坐在门前眯着两眼打盹。可能是猫见车间大门紧锁,没法进去捉鼠,不得已只好坐在门外。不知是猫没看见狗还是狗没看见猫,狗几乎走到猫跟前猫也未有避走之意,我深感意外。
      我示意狗看猫,狗见了猫,大怒,暴跳如雷!对着猫不断地“汪、汪、汪”狂吠并做出俯冲样。人们常说“狗、猫是冤家”,势不两立。猫也不示弱,匍匐着身体前腿抓地,蹬着双眼看着狗,嘴里发出“呜”、“呜、”“呜”的低鸣,以示。狗不敢向前扑咬,只在数尺之外虚张声实的叫唤发威。这样猫、狗对视了一会北京哪家的医院治疗白癜风最好,猫先弃阵逃跑,狗紧步其后,穷追不舍。一猫一狗展开了追逐战,猫、狗一前一后仅差数尺之距扬起一溜烟尘土,场面甚为激烈。狗追着猫、猫拼命跑着。追着、追着,眼看猫被狗追上,猫似乎有查觉,不跑了,蹲下了。猫重蹈覆辙,瞪着两眼怒视着狗冤家。狗欲试着前去扑咬,猫冷不丁伸出一只前腿露出锋利的脚爪,挠了狗脸一下,狗被猫抓了一下,疼痛难忍。“吱”、“吱”、“吱”地伏痛屈嚎。有人说,猫怕狗。不见得,狗有时也怕猫。小白狗此时似乎有所要放弃与猫搏斗之意,狗把头歪向一边,“汪、”、“汪、”、“汪”干吼两声,心不在焉,眼神黯淡,不敢正视猫,躲避着猫眼中射出的怒火。小白狗已无心再争斗下去,想放猫一码,猫瞅准机会再逃跑。狗见了猫在前面跑,来精神了,边叫着边奋起四蹄往前追赶着。猫见一棵杨树,杨树枝杈茂密,猫蹭蹭蹭几下爬上了树,蹲在树杈间看着树底下的狗,猫在想,我就是不下去,看你奈我何?狗不会上树,狗只能在树下看着树上若无其事的猫,“汪”、汪、”、“汪”的没完没了的干叫着围着杨树转圈。
      我想狗、猫这样相持下去也不是解决问题的办法,得让它们赶快结束这场无休止的战斗。我顺手捡起一根木棍,把猫从树上“请”了下来。猫离开树后,继续往前跑,狗在后面追。追着、追着,猫转了弯不见了。一会狗耷拉着脑袋,颠颠的无精打采的来到我跟前。我想猫可能跑远了,狗追不上猫了。我和狗往猫转弯的方向走着,谁知猫在转弯处蹲着、休息。猫似乎是以逸代劳等着,狗见我在后面跟着来劲了,狗仗人势,大吼大叫的冲了上去,猫复见狗冤家,再次又爬上了杨树,我再次把猫从树上赶下,猫可能跑累了,跑乏了,倏的钻到草丛里躲藏起来。狗不见了猫,只好在草丛外面转圏“汪”、“汪”的叫着,茫无目的寻找,寻找着,无计可施。
      我试着用木棍扒拉草丛,帮助小白狗找猫藏身的地方,扒拉着、找着,终于看见猫了,猫也见了我,“喵”的一声猫冲出草丛跑到前面下水道入口处,在一外露小洞口钻了进去避难。
      小白狗站在洞口无奈的左右前后徘徊,眼睛看着洞口,可惜的是自己的身躯比洞口大了许多,不得不放弃,只好跟着我往前巡查。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