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費論壇 繁體 | 簡體
公告:SCLUB雲端專屬主機己開放租用
分享
返回列表 發帖

真心 50jyc2rb

灵堂里除了惬傩父亲的照片装在黑色的相框里微微有些笑意之外,所有人都在哭,惬傩是哭得最伤心也最真心的,她伏在父亲的灵桌下哭的几乎抬不起头来,惬傩的人生中没有几次这样情绪化的经历,她身边跪着一个穿着黑西装的男人一边扶着她,一边安慰她,她还记得烨炘在那天对她说会一辈子对她好。   

  一   

  惬傩的父亲白手起家从一个厨子成了一个商人,开了自己的饭店、酒店和度假村之后,娶了年轻貌美的惬傩母亲。生惬傩那年,父亲42岁,母亲才26岁,母亲疼了整整一夜,父亲才精疲力竭地说了一句“保孩子”,惬傩母亲没来得及问一句为什么就在手术室里断了气,惬傩一出生就没了妈,父亲觉得对不起她就没有续娶,好在父亲有钱,惬傩的童年过得无忧无虑。惬傩遗传了父亲大部分的容貌,厚嘴唇、单眼皮、肉鼻子,身上母亲的影子只有瘦小的身材和白皙的皮肤。她不算特别聪明,小时候做数学题,总要做2、3遍才能做对,一个英文单词总要背上7、8遍才能记住,在学校里的生活她默默无闻,老师和同学很少会在意她这么个人,唯一一次注意到惬傩还引起了不小的骚动,同学问惬傩借文具,她就打开文具盒让别人拿,第二天,更多的同学问她拿,全新的文具盒立刻一扫而空,后来她一天拿几十支笔去学校,回家连文具盒都没带回来,最后还是父亲告诉了老师,老师狠狠地批评了全班才算平息。回到家里,父亲告诉惬傩,别人问她借东西用好了是要还的,不还就是偷,就要告诉老师。惬傩呆呆地看着父亲不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父亲只好无奈摸摸她的头说:“我们可以在网上搜索到北京白癜风医院的具体地址吗我家囡囡怎么这么乖呢?爸爸又不能跟你一辈子。”惬傩认真地对父亲说:“爸爸不跟着我,我跟着爸爸。”   

  爱情来到惬傩的身上是在大学里,惬傩没课的时候喜欢在图书馆里找个角落安静地坐着,看上一会儿小说,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身边坐着一个天天背英文单词的学长,学长几乎每天都在坐在惬傩身边嘴里叽里咕噜地念着单词。惬傩偷偷看了看这个人,他穿着灰不灰白不白的T恤,领口和袖口已经破了边,一条黑色的裤子似乎不合身,要卷起裤脚来,裤脚也早就破的不成样子。惬傩收回目光,拿出了新款的itouch插上了耳机,那天惬傩照旧坐在那里看小说,学长坐在她旁边,不过没有叽蔬果就要护着你的肤里咕噜地背英文,而是把一张纸条放在惬傩面前,纸条上写着:“我是不是吵到你了?”因为这张纸条惬傩认识了这个学长,比她大一届,经济系的班长——烨炘,烨炘约惬傩一起去逛场,黑灯瞎火的大学场上有一对对男女朋友,手牵着手调笑嬉闹着,烨炘很自然地抓住了惬傩的手,惬傩从知道这个人的名字到被他抓着手,还不到一周,她不知道什么是喜欢,什么是爱,她也不知道什么是拒绝,怎么收回自己的手。惬傩很自然成了烨炘的女朋友,烨炘是个很不错的男友,除了上课就一直陪着惬傩,不打游戏、不抽烟喝酒、也很少和别的男生去玩,惬傩去哪儿他都陪着,惬傩不舒服他立刻二话不说送她去医务室,生理期的时候每过几分钟就要给惬傩倒热水,弄得惬傩的室友眼红的要命。笃忻是惬傩最好的也是唯一的朋友,惬傩谈了恋爱,常常三个人一起吃饭。笃忻漂亮、身材好,第一次看到烨炘治疗胳膊上的皮肤不光滑的药物有哪些就对惬傩说:“你的命真好,有个好爸爸,现在又有个好男朋友。”三个人吃了饭,照例是惬傩买单,惬傩把卡放在桌子上去洗手间,笃忻熟练地刷了卡,输了密码,签了名。对着烨炘笑笑说:“我替大小姐代劳惯了。”笃忻凑近烨炘,“很多别的事情,我也可以代劳。”烨炘没说话也没躲开,对着她淡淡的一笑。烨炘比惬傩早一年毕业,在外面实习了半年,向惬傩求了婚,惬傩想了想点头答应,把烨炘带回家见了父亲,父亲本来不同意,烨炘一边流着泪一边说会靠自己的努力让惬傩过上好日子,惬傩父亲在烨炘身上看到了当初辞了工作四处拼搏的自己,他一言不发,既不赞成也不反对。惬傩父亲还没说同意不同意他们的婚事就突然去世了。惬傩的世界塌了,再也没人保护她了,她身边只有一个对她一片真心的男友烨炘,和对她一片真心的好友笃忻。   

  二   

  惬傩不得不学着处理公司的所有事务,她看不懂那些财务报表、订货清单和商业合同,就一遍遍地看,她不喜欢做这些,可她不能让父亲的事业在她手里败了,更重要的是,她喜欢呆在父亲的办公室里,就好像父亲在身边一样。惬傩每天在办公室里加班到深夜去看那些怎么也看不懂的文件,虽然累,但是天一黑,烨炘就会给她送饭,顺便帮着惬傩一起看文件。惬傩一看到烨炘就会觉得在这个时候,起码还有他,对自己有真心实意的爱,自己选对了人,她愿意死心塌地的跟着烨炘一辈子。   

  他们决定订婚,在盛大的订婚宴会上,惬傩晕了过去,在医院里被烟味被呛到,醒了过来,咳嗽了几声,烨炘叼着烟转过头来看了看她,才掐掉香烟。“感觉怎么样?”烨炘喷着烟味问她,“我怎么了?”“你刚刚晕倒了,医生说你脑子里有瘤。”“什么?不会的,怎么会这样?”惬傩接受不了这个事实,烨炘在一边不出声,惬傩低着头用手使劲地抹着眼睛,只听到身边一个声音说:“也就这种时候才像个人,平时都是木头。”惬傩呆住了,是烨炘的声音,她向烨炘看去,烨炘正低着头玩手机,理都没理惬傩,“嘎哒”一声门开了,护士进来了烨炘一下子从椅子上跳起来,用身体护着惬傩,着急地说:“护士我女朋友醒了请你叫下医生可以吗?还有等下扎针的时候请你轻一点,我女朋友怕疼。”说完替惬傩掖好被子,摸摸她的头轻声说:“别怕,我在。”惬傩在震惊中没有反应过来,她怀疑是不是自己听错了?医生进来北京白癜风专科医院哪家好了说惬傩脑部的肿瘤并不算特别严重,建议先靠药物治疗,不过一定要多休息,不能有大的情绪起伏,烨炘听了抓紧惬傩的手安慰她。   

  惬傩很快出院了,生意上的事她不太原白癜风医院地址能不管,这是父亲留给她的唯一。烨炘去她办公室的次数也越来越多,“医生不是说让你多休息吗?要不我来你公司帮你吧!”烨炘说得很诚恳,惬傩犹豫了一会儿没有出声。“我们都订婚了,你还不了解我对你的心么?”烨炘抓着惬傩的肩膀转向自己,不让她有丝毫的逃避,惬傩被他抓得有点疼,她想了想点点头。烨炘马上走出惬傩的办公室,开始布置起自己的办公室,把惬傩桌子上的文件搬到自己桌上,开始熟悉业务。惬傩看着自己空荡荡的办公桌只好回去休息。   

  一天惬傩来到公司了,陕西最好的白癜风医院烨炘的办公司室没有人,倒是自己办公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