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費論壇 繁體 | 簡體
公告:SCLUB雲端專屬主機己開放租用
分享
返回列表 發帖

天堂,美吗?

天堂,美吗?
  天堂,美吗?有幸福吗?欢乐吗?真的不再有车来车往,纷纷绕绕的锁碎吗?静怡,你好吗?姑姑好想你!!!

    谨以此献给已回归天堂的可爱小侄女----静怡。

  

    

  

  天堂,美吗?

  ——尘烟雨阁

  

  

  “真的?!”瞪大眼问妈,“静怡真的比冰冰大半年?”冰冰是我小表弟,小姨的儿子,而静怡是大姨的小孙女。

  “当然了。”妈应着边忙手边的活儿[url="http://news.39.net/bjzkhbzy/170428/5341550.html]白癜风诊疗目标"[/url],脸上带着浅笑。

  “哈哈哈,那小静怡不就有个还小她半年的小舅舅吗?小时还好,大了,我敢打,静怡决不会叫他一声的!”托着下巴的我继续吃笑。想着七八年后静怡的反应,我就忍不住扬起嘴角,“妈,嫂子跟哥说啥没?”以哥的嘻皮,总有话逗人乐。

  “有呀,你哥说,挺亏,明明人大却要叫人小的舅舅,但一想,既然是长辈,总免不了有所表示,春节时多收个红包就是了,不亏,还赚呢!”妈乐哈哈的,想来家中也只有表哥如是说吧。

  “果然!表哥本就不是吃亏的料儿。不过,妈,也真有意思,原本总以为这种小辈比长辈大的事都是发生在别人家,谁想咱们家也会上演这种戏码。”我把头搁在手臂上,闲散的与妈聊着天,“我还多了个小我十九岁的小表弟,想来就好笑,再大两年,我若带冰冰出门,人家一定会说他是我儿子。哦,是我太老了,还是他们太小子,天呀,小姨,你真会给大家开玩笑!”我抬头傻叫着,一副被打败的皮样。

  妈看我唱作俱佳,忍不住也笑起来“顽皮!”

  “哪有!好好笑!不是吗?妈,但我也好期待,期待小静怡与小冰冰成长的日子里会有怎样的事发生,以及长大的他们又会发生怎样的事来逗我们发笑。妈,我好期待!”搂着妈的脖子,想像着今后会见到的美景,不由的与妈一起绽开了笑颜......

    

  泪水再一次不请而来的滑下了脸颊,上扬的嘴角再也扬不起来,睁开眼,望见的仍是入睡前的屋顶,一样的黑,一样的白。原来又是梦!看不到了,小静怡长大的模样再也看不到了,再也看不到了......又睡不着了,不知是第几晚做梦醒来,再也难以入眠,眼前浮动的总是静怡那小小的身影,甜甜的叫着“姑姑,姑姑......”

  28号早上,当我还在被窝里时,爸便打来电话,高兴的爬起来接听,有段时日没打电话了,好想爸妈与家里的所有人。虚寒问暖总是父母不变的叮嘱,从那简简单单的叮咛中,总让我感到暖到骨子里的温情,有爸妈,真好!有人关心,真好!聊聊家人,也聊聊帮我找工作的事,本以为这通电话都会在无比欣喜与温馨的感觉中渡过。然而,不期然的爸说:”你大姨的小孙女被轧死了。”啥?!!!”轰的一声,脑袋像被炸了,暂时失去功能。”轧死!轧死什么意思?”我如是问爸爸,脑中一片空白,不能理解”轧死”是一种怎样的概念。”你嫂子骑车带静怡去她姥姥家,路上被车轧了,静怡死了,你嫂子没啥大碍。”那边又传来爸略带哀伤的音调。”被车轧了”、[url="http://pf.39.net/bdfyy/bdflx/160706/4892467.html]北京中科医院十二年专注白癜风医学"[/url]”死了”,一时间,我脑中只是闪现这几个字,人也呆了,握着听筒成了雕塑。”怎么会?!!!”如蚊子般的声音传向爸爸,与其说是问爸爸,倒不如说是在自言自语。”怎么会?!!!”呆呆的我有了些活络,但眼中,脑中允斥的仍是不敢相信,恍忽间听见爸又说:”你妈现在在你大姨家,事还没了呢!你若打电话过去,不要多问,这事还瞒着你姥姥呢!”心中又是一惊,是呀,还有姥姥,她怎能受得了,小静怡是她第一个重外甥女,那么疼她,姥姥若知道了,怎么承受得住,哦,天呀!姥姥已经七十多岁了,还有高血压,天啊!心中的惊悚不下于听见小静怡的死音,不会的!茫然间,我有些拒绝相信这一切,相信这一切迅息代表的含义。”天冷了,注意身体!”爸的话代表着这次通话即将结束了,我嗯了声,算是知道了,听见那边爸放下了话筒,而我却仍握着听筒发着呆,仍然的,我还没从刚才一连串的惊悸中回过神来,不会是真的!不会的!直到同宿舍的人喊我:”怎么?不冷呀!呆了!”抬起头,直视同伴,缓缓的开启唇角,”我大姨[url="http://www.baidianfeng51.cn/]北京治疗白癜风一共要花多少钱"[/url]的小孙女被轧死了!”一脸的严肃与哀凄,许是这样的我有些吓着了同伴:”你咋了?”再一次缓缓而微弱的重复”我大姨的小孙女静怡被车轧死了!”怎么回事?你先回床上。”同伴催我,怕我着凉。疆硬的站起来上床,我不想回答,不想去想那些字眼所表达传递的意思,不想!!!好冷!身子凉冰冰的,可是,比身子更凉更冷的是心,拉起被角蒙住头,任泪水滑下去……

    

  “叫姑姑。”嫂子指着我向静怡介绍着。

  “姑姑。”奶奶的童音,甜甜的,听来心里总是喜滋滋的。

  “好乖哟!好可爱!来,姑姑抱抱。”张开双臂拢向那小小的身子。

  “想不到,一年不见,小静怡会叫姑姑了,好快哟。”抱着小静怡抬头向大姨与嫂子笑了笑,转过脸来,捏捏小静怡的嫩脸蛋儿,好可爱,有些不忍放手了。

  “嗯,嗯……”小静怡抗意着,心中一定想”这个姑姑怎么这样捏人家的脸呀?讨厌!”而我却是一脸的得意,像挖到宝一样高兴……

    

  这是暑假里在大姨家第二次我与小静怡相见,第一次她还不认识我,因为那时她还在襁褓里呢。好快,一年不回家,总有让我惊讶的事,在外上学,每次回家总觉得像离开了几十年,须自我介绍一番才能和络起来,但也好高兴,每次回家,总会像寻宝一样去发现家中的变化,家人的改变,一一拾取,典藏在心间,作为一年里不回家的贴补,也让这些点点滴滴填满我往后一年里想家、念家的日子。

    

  “哈哈哈……”一大家人围在一起,一起看小静怡和小冰冰逗乐。今天是八月十五,中秋节,一年中又一个大家团聚的日子,特意的,今年我从学校赶回来过中秋,虽然还要做夜车明天早上赶回学校去,可面对这种欢乐而又团圆的场面,那点累又算什么呢?!才两个月不见,小静怡变得更可爱,也更厉害了。看!连小舅舅冰冰也敢打。为争那个大点儿的萍果,她竟与小冰冰动起手来了。哇!长大了不得了,谁还敢欺负她,这么小就这么霸道!还是小,冰冰争不过小静怡跑回小姨怀哭去了,唉,还是”小”舅舅呢!

  “你不会跟她抢吗?别哭!”妈笑着拉着冰冰指导着,冰冰却钻进小姨怀里不抬头。”嘻…哈……”又一阵阵笑声响起,满屋子都是幸福的味道。姥姥插嘴道:”就静怡孬,敢打舅舅?”一脸幸福的皱纹却是姥姥不变的表情。大姨父拉过小冰冰,抱在腿上,还没来的及说上句话,便见小静怡从桌边跑过来,边喊:”爷爷,抱抱,不抱他。下来!””哈……”天呀!连这也不准,小孩就是小孩,好可爱,就在大家的笑声中,小静怡再次动手,拉拽着冰冰,硬是从姨父的腿上将冰冰给拉了下来,又是一阵笑声,笑小静怡的可爱与逗趣,笑小孩子的小小占有欲。童年,是最快乐的时节,也是最幸福的日子,更是值得一辈子珍藏的记忆。自然,小静怡与小冰冰是什么也记不得了,但在我们这些大人的是眼里、心里,永远都会记得这些点滴,在以后每一次欢聚的日子里拿出来重温、品味,也告诉他们,童年的世界里他们是怎样的快乐、幸福!

    

  还会有吗?还会吗?还会再有这样的场面让心跟家人一起飞扬,一起嘻闹吗?不会了!至少近几年不会了,再没有比小冰冰这个舅舅小的小静怡,再没有她那小小的却么强烈的占有欲来填满我们喜乐的空间,没有了那软软的身子可抱,没有了那甜甜的又奶气的童音可听……没有了,再也没有了。再多的泪水也挽不回静怡的小生命,挽不回飞逝脆弱的灵魂……

  生命,原来是这么的脆弱与缈小,时常让人措手不及,难以接受她的无常与反复。不知天堂是怎样的?美吗?有幸福吗?有快乐吗?哦,真的好想问问小静怡,你过的好吗?有想我们吗?天堂里没有车来车往,你该还好吧?是否,你会入姑姑梦里来,来告诉姑姑你过的是否安然,是否无恙?旦愿,再次入眠,你会入我梦来,姑姑好想你,好想,好想……

    

  写于二零零二年十二月五日

  编辑于二零零二年十二月七日

    

    

  

  联系方式:(电话)0377-3101473|(Email)chenyanyuge@sohu.com|(ICQ)6184635||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