里德仙境's Archiver

vdtmo 發表於 2019-7-21 12:08

月亮还是六便士?

11年9月24日 周六 晴暖 

    

  今天终于把第二次托福考试考完了。考得好坏对我已经不重要了,因为在GRE和第一次托福都考砸后,我已经完全放下了出国留学的妄想。在九年不间断地学英语之后,很可能从[url=http://www.hldxc.com/hzys/hzys/2573.html]人们可不要以为补了就比不补好[/url]今天开始,再也不用背枯燥的单词,再也不用听难懂的听力,再也不用练晦涩的口语发音了。九年后,我静默的转身退场,帷幕落下,心里不知是伤悲还是窃喜。

    

  从九点进考场,直到下午一点半出来。然后,从九龙湖的东南大学,坐了近两个小时的公交和地铁,把自己疲惫的肢体和灵魂拖回了宿舍。洗把脸,认真照了一下镜子,看到脸上眼圈,黑中带着红,上眼皮还有许多脂肪粒。我向来眼睛不好,但这个样子也让我小小吃惊了一下。

    

  一直以来,我习惯于把自己栓在教研室的电脑前。也许是因为总感觉有好多事要做,也许是除了这里,也没有别的地方可去。于是找文献,做数值模拟,也会间或学下英语。经常是,课题遇到这样那样的问题,结果是错的,或是实在恶心了那些生僻的英语单词,就开始找电影看,或是在QQ上找好友倾诉烦恼。于是,没做成什么事,眼睛却黑成了这样。我确实不是多么勤奋刻苦的人。

    

  叔本华说,痛苦和无聊是幸福的最大。有追求的人,难免遇到挫败而痛苦;而没有追求的人,会无所事事,受到无聊的折磨。往往不幸福的人,痛苦和无聊非此即彼。我算什么呢?像钟摆,在痛苦和无聊间摆来摆去。

    

  当初,突然想要出国留学,因为不想浪费这样的机会,不想让父亲伤心,想珍惜父亲在精神与经济上的支持。最终,还是证明了导师的话,“有的人,很天分,可以同时做几件事,样样都做好,恐怕你不是。”

    

  进入这所大学以来,开始不断遇到各种的失败,也经历了希望与痛彻的幻灭。欢愉总是短暂而易逝,痛苦却真切而持久。最糟糕的是,心脏变得脆弱,遇到一点打击就沮丧悲伤。

    

  回想[url=http://www.hldxc.com/bdfyfbj/bdfyf/2779.html]我们怎能不知防范病症带来的利处[/url]自己为GRE、托福皱眉备考的这近两年的日子,感觉自己成了《伊索寓言》里那个被嘲讽的星相学家。他醉心于夜空的星相,走路时一直仰望星空,不看脚下一眼,一下掉进了井里。

    

  《月亮和六便士》中有这样无端的一问:“单纯的普通人,如果有一个坚定理想,是伟大?还是更可怜?”

    

  我倒在床上,用MP3放出各种各样的钢琴曲,让自己清静下内心。感觉像朱自清走进了莲花池,得到片刻的逃离。

    

  我想到,自己的内心还是不够强大,头脑还是不够智慧。坚强的内心应该是可以承受一[url=http://www.hhlsq.com/bdfzs/bdfxx/m/1484.html]重点讲述看白殿风那家医院好[/url]切失败,甚至能承受各种的不公平与不幸;智慧的头脑,应该是永远乐观豁达的,像塞翁那样,失马焉知非福。在这个学校两年多了,经历了好多,还有不到一年的就毕业,对未来的打算变了,但我还有梦想,还有时间,还有力气,还可以另辟奚径。还有很多事,是我可以掌握的。

    

  智慧和幸福应该是同一个词,幸福要智慧的平衡好现在与未来。能在奔波的旅途中错过路边的风景。不像蠢驴那样,盯着近在眼前,却遥不可及的萝卜,可以一路跑到天涯海角。

    

  终于结束了近两年的英语备考,尘埃落定,我看清,过去的我是定了太高的不适合自己的目标,一路望着星星走,掉进了脚下的井里。未来的我,会是痛苦的,还是无聊的?或许,比起无聊,我宁愿痛苦。从此想,释然了许多。

    

  “满地都是六便士,而我只选择头上的月亮”。《月亮和六便士》的主人翁,选择了月亮,选择了遥不可及的理想,他宁愿孤独,穷困,失败,也不愿弯腰去捡地上的六便士。我的头上,还有一轮月亮,撒下阵阵清凉的月光。

    

頁: [1]

Powered by Discuz! Archiver 7.2  © 2001-2009 Comsenz In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