里德仙境's Archiver

miyhe 發表於 2019-6-16 23:21

我真的是一名坏教师

<p>&nbsp;&nbsp;&nbsp; 子曰:吾日三省吾身:为人谋而不忠乎?与朋友交而不信乎?传不习乎?</p>
<p>&nbsp;&nbsp;&nbsp;&nbsp;&nbsp;&nbsp;&nbsp;&nbsp;&nbsp;&nbsp;&nbsp;&nbsp;&nbsp;&nbsp;&nbsp;&nbsp;&nbsp;&nbsp;&nbsp;&nbsp;&nbsp;&nbsp;&nbsp;&nbsp;&nbsp;&nbsp;&nbsp;&nbsp;&nbsp;&nbsp;&nbsp;&nbsp;&nbsp;&nbsp;&nbsp;&nbsp;&nbsp;&nbsp;&nbsp;&nbsp;&nbsp;&nbsp;&nbsp;&nbsp;&nbsp;&nbsp;&nbsp;&nbsp;&nbsp;&nbsp;&nbsp;&nbsp;&nbsp;&nbsp;&nbsp;&nbsp;&nbsp;&nbsp;&nbsp; &mdash;&mdash;题记</p>
<p>师范一年级时,学校安排我们各自回家乡学校见习。见习的第一天,就遇上了该校的公开课。有幸,一踏进校门就可以最直观的向别人学习。</p>
<p>那是一堂二年级的识字课,该老师事先就把那些生字板书再来黑板上,大约有十七八个生字。开始上课了,该老师就按他预先设计好的程序教学:每个字的教学,都是先拼读拼音,再分析间架结构,在按笔顺用手指在[url=http://bjjh.dxylj.com/]军海研究中心挺好[/url]空中书写,再组词,再用所组词语造个句子。一节课下来,给我的总体感觉是单调无味;而且,那是几个字还剩四五个没有较完就下课了。</p>
<p>&nbsp;&nbsp;&nbsp; 当时,我想,不会吧,教书都教了二十多年了,还上不好一堂课?二十多年的经验到哪儿去了?我很纳闷。我当时又想,他肯定是没有经常去思考上好一堂课。</p>
<p>&nbsp;&nbsp;&nbsp; 时光荏苒,如今我踏上教坛也已满十个年头,反观一下自身,我在这十年的时间里,又让自己的教学能力成长了多少呢?甚至经常觉得,我当初暗自嘲笑别人的话,已经完全可以用来嘲笑自己了。十年来,我又上过多少令我自己满意的课呢?虽然很多学生都很喜欢上我的课,但我知道,我的课上得依然很差。</p>
<p>&nbsp;&nbsp;&nbsp; 就拿今天来说吧,《伯牙绝弦》[url=http://zzyy.gevgr.com/]惠济军海医院官方网站[/url]这篇课文,我教得是那么的力不从心,教学效果,甚至还不如去年。这两天,更是提不起教学的兴致,总是拼凑着上,随心所欲地上;上《伯牙绝弦》这篇课文的时候,我仅仅让学生重点感悟了钟子期对伯牙琴声的深深理解,钟子期死后,伯牙是如何的悲痛,我则是一笔带过;在这篇课文的朗读上,我也懒得示范更多,而是让学生在我的提示下,一遍又一遍地自读自悟,读出文章所蕴含的情感,读着读着,几位学生竟偷偷地在嘲笑我固执的做法。</p>
<p>&nbsp;&nbsp;&nbsp; 我当初那份热烈的心,那些单纯的激情,那些心比天高的教学梦想,竟不知何时滑出了我的心灵,有时甚至觉得教学中的一切就是那么回事,难道我这个平头百姓也变成了,小说《组织部来了个年轻人》中的官僚主义典型&ldquo;刘世吾&rdquo;。王蒙在小说中赞扬了单纯热情,对事业充满激情的员形象林震,同时,王蒙也小说中掺进了自己的思考&mdash;&mdash;我们的官员,我们的同志,怎样才能在工作之中永葆一颗对事业的单纯而又充满激情的心。但王蒙并没有在小说中给出答案,这也许也是他的担忧吧。毕竟,刘世吾年轻的时候,也是一位热情的布尔什维克,总是恨不得&hellip;&hellip;但,最后,一切事情在他看来&ldquo;就那么回事&rdquo;。想不到五十年代的文学作品,对这个如今人人钻营的年代的人们还是那么具有借鉴意义。</p>
<p>&nbsp;&nbsp;&nbsp; 别人不说,但,至少对于我来说是这样。</p>
<p>&nbsp;&nbsp;&nbsp; 再拿我写博客这件事来说吧,这三四个月以来,除了放假回家,在学校我几乎是每天一博,而且还打算坚持下去;但经常阅读我博文的朋友们就是知道,我博客里的文章,很少涉及教学方面的内容,流打鬼(不正经的东西)居多;作为一名教师,不去钻研教学,不去写教学随笔、教学反思,弄那些杂七杂八的东西,是不是有点不务正业呢?</p>
<p>&nbsp;&nbsp;&nbsp; 好了,俗话说,家丑不可外扬,个人的丑事也是不能过多张扬的,就写到这儿吧。模仿纪伯伦的伟大箴言,最后画蛇添足附上我杜撰的个人箴言,请大家笑读批评!</p>
<p>我说生命的确是黑暗的,除非是有了知识;</p>
<p>一切的知识都是无用的,除非是有了工作;</p>
<p>一切的工作都是虚空的,除非是有了激励;</p>
<p>一切的激励都是盲目的,除非是有了公平;</p>
<p>一切公平都是忽悠人的,除非是有了监督;</p>
<p>一切的监督都是虚设的,除非是有了民主;</p>
<p>一切的民主都是脆弱[url=http://sxdx.aaeyi.com/]陕西专治疗癫痫的医院[/url]的,除非是有了担当;</p>
<p>一切的担当都是无力的,除非是有了权利;</p>
<p>一切权利都是无保障的,除非把自己当个人。</p>
<p>当你意识到自己要成为一个纯粹的有爱心的[url=http://dxw.xywy.com/xedxbzl/zyzlxedxb/]专业治疗癫痫病的医院[/url]人时,你定会想尽力干好你的工作。</p>











[img]http://www.discuz.net/static/image/common/sigline.gif[/img]
[size=2][url=http://zzjhyy.sydxb114.com/]河南军海脑科医院预约[/url]
[url=http://zw.glcvf.com/]好看的畅销小说[/url]
[url=http://dxb.120ask.com/dxgs/dxzz/]癫痫病的晚期症状有哪些[/url]
[url=http://www.ilxlo.com/]安徽治疗癫痫病最好的医院[/url]
[url=http://www.njdxbzk.com/]癫痫病人的寿命[/url]
[url=http://news.fdlgl.com/]东平信息港[/url]
[url=http://www.zknyd.com/]四川癫痫正规医院[/url]
[url=http://zjyy.lvvbr.com/]西安中际医院咋样[/url]
[url=http://jhzy.lzhuo.com/]崇州癫痫病专科医院[/url]
[url=http://zzjhyy.bgiex.com/]惠济军海脑科医院性质[/url][/size]

頁: [1]

Powered by Discuz! Archiver 7.2  © 2001-2009 Comsenz In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