里德仙境's Archiver

vdxvm 發表於 2019-6-16 22:30

菱儿

菱儿
  

  菱儿

  ——西苏

  

  

  菱 儿

    

  菱儿是小镇悦来茶馆老板的幺女。天生丽质,那份楚楚动人的摸样至今还能依稀记得。菱儿不识字,所以看见我们这群城里的学生格外友善。每次我们到她们家茶馆喝茶,总是绽着清纯的笑,忙着用才洗干净的抹布擦拭四方桌,一边甜甜地用吴侬细语招呼我们。问今天喝什么茶。其实悦来就那么两三种茶叶,我们每次也只喝最便[url=http://www.pifubing999.net/bdfkx/bdfgc/m/596.html]专科医院详谈治疗的相关常识[/url]宜的那种绿茶,可为了逗她说话,便故意和她打岔,说些她不曾听说过的茶叶名,直让她扬起眉一个劲地问,啥名字?叫啥?菱儿还爱美,我们每回见她总感到她才新沐浴而出的样子,抹了层淡淡的脂粉似的。穿着大朵花儿的布衫子,缀着同色的花般的衣扣,那做工实在精巧。配着她那条水般柔亮的长辫,宛然一幅水乡邻家女孩的油画。

  以往在城里只有到花季才能看见这样打扮的村姑,,一手挽着竹编的元宝篮,一手拿着串好的花朵,亮着又尖又脆又动听的喉咙,沿街叫卖:阿要买白兰花,珠子花;珠子花,白兰花。其实不需要她们吆喝,城里的奶奶小姐们也知道,因为她们的身影和宛如吴歌般的叫卖声还没有让人看见和听见时,那白兰花的浓香早已经沁人心扉了。

  菱儿还特别爱俊俏的小后生。以至每到付茶钿和小吃帐时,我们便投她所爱,让座中最英俊的男生去付帐。菱儿每次总会中这样低劣的美男计而少收我们的茶钱。

  悦来茶馆是兼做书场生意的,这是江南农村茶馆的特色。年轻的说书先生会在这里磨练他们的艺术,然后在年终到苏州的光裕社接受老先生的考核,只有在那里被先生和听众接受他们才可能到城里登台。我们到悦来喝茶时,年轻的先生便会坐到我们中间,趁他高兴也会讲些评弹的典故或者响档的故事。菱儿这时虔诚地像个信徒,谁叫她都不搭理。我们几个便戏说菱儿不如随先生做个下手吧。小先生也会和她开玩笑,故意多大量她几眼,笑说,蛮好,蛮好。菱儿则皱起凤眉叹息道,伲爹爹不会肯咯。满脸忧伤的神色,令人不忍打趣。只是一会儿的工夫她就恢复如初[url=http://www.jydxy.com/bdfxz/bdfxt/m/395.html]白癜风患者查过是缺少什么元素才引起的[/url],为我们添水斟茶,兜售她父亲不知从何收罗而来的旧书,直到把我们的腰包掏尽。

  菱儿有个孀居在家的姐姐,也略有几分姿色。她坐在柜台里充当老板娘的角色,脸色阴天多于晴天,看见我们这些穷学生更是少有笑意。也就是这样一个女人看上了我们中的英俊后生。冯生是我们的外交买办,又没有梦到有如此的荒唐的事情在等他,时常凑近与她说笑。这女人竟以为冯生看上了她。于是就嫉恨上菱儿,最后把自己的妹妹赶至后屋做杂活。几次我们未见菱儿,就问老板,老板苦笑不语。菱儿的姐姐换了付脸面对我们,还不时抛媚眼于冯生。冯生知道不妙,向我们求饶。于是我们便不去悦来换了另一家茶铺。

  那家铺子的老板见我们到来,起先还算客气,只是没几回就用苦茶对付我们。幸好水是天然的山泉,我[url=http://www.yushiels.com/npxjk/npxsp/659.html]白癜风养生的食物有多少种[/url]们虽恨却也无法。

  菱儿偶尔会在河边洗衣,与我们不期而遇。每次眼眸相对,菱儿的眼里总含着泪花,倍受委屈的模样,那份楚楚孤单的神情让人难以忘记。临离开小镇时,我们凑了些钱给冯生,让他给菱儿买一样礼物。冯生给菱儿送了什么我们谁也没问。

  记起菱儿是在学校百年华诞重会昔日老友的瞬间。此时的冯生已不英俊,唯有那花布蓝衫的买花女子的影子依旧美好,那楚楚动人的神态犹在眼前。

    

  二00四年六月 改定

    

  

  联系方式:(Email)jchsusu@yahoo.com.cn|

zgoro 發表於 2019-6-16 22:34

<p>人生如寄,缥缈若萍,初遇情真,携手走过几程山水,竟再也寻不回纯净的当年。那么多的曾经来不及回忆,那么多的故事来不及续写,还有那么多的人,来不及好好的遗[url=http://www2.kyeoz.com/]北京军海癫痫病医院评价[/url]忘。&mdash;&mdash;白落梅</p>
<p>长亭短亭,晨走暮留,望不见天涯道路,我当做是一世修行。 每个人的青春都是有限的,时间是最仁慈也是最无情、最公平的所在,而梦想,不管身处哪个年纪,总不会停止。</p>
<p>少时的梦想,是快快长大,拥有自由的生活,拥有掌握生活自主选择的权利,而当自己真正握住自由,却发现没有绝对的自由。每个人都在岁月中越走越慢,而俗世的道德和法律法规,也成为无形栓在人世的一些看不见摸不着却始终挡住我们寻梦的枷锁。岁月原本不会相欺,是我们支付了太多的美好,又不愿和平以待,所以才有了诸多的不如意。人其实不必和时光争夺,因为有一天,时光依旧锋利如初,而我们依旧清淡如水,从容似风。</p>
<p>学生时代的梦想,是可以睡到自然醒,不用把美好的青春,用来阅读无休无止的教材,和做不完的试卷。可是当有一天我们不用再阅读教材埋头苦做试卷的时候,却发现那些和我们一起走过青春,一起悲伤与快乐的人,都已散落在天涯。而[url=http://zhongyi.v52g.com/]化州中医癫痫病医院[/url]闭上眼仔细回味,上学时候的简单生活,也许才是此生最美的时光。</p>
<p>待我们进入社会,开始工作,那时候又会有新的梦想。而我现在的梦想,就是有更多的时间,让我有足够的精力和勇气,去阅读喜欢的文字,写出喜欢的作品。珍惜身边的友情,尽可能的不虚度流沙一般的岁月。</p>
<p>有些人,无需寻找,依旧在灯火阑珊处。有些人,想要留住,但轻舟已过万重山。世间许多东西,看起来都是自己所拥有的,到最后也许才会发现自己才是过客。而梦想与时光,才是自己真实拥有的。</p>
<p>多年前的一曲《老男孩》唱哭了多少人, 无数人在岁月与生活的蹉跎中放弃了梦想,而又有一些人,仍然在[url=http://zjyy.xpims.com/]西安中际癫痫医院怎么样[/url]坚持,不管岁月如何侵蚀,依然本心如初。当泪水滑落眼角,心中涌现的,是深深的共鸣,还是无尽的感慨?</p>
<p>时间无情第一,它才不会在乎你是否还是一个孩子,你只要稍一耽搁,稍一犹豫,它立马就帮你决定故事的结局。所以,趁着还年轻,趁着还跑得动吃的动笑的动哭的动,玩命的跑开心的吃放肆的笑肆无忌惮的哭,既然青春留不住,那么就把梦留下。无论自己的梦想是什么,起码我们努力过,起码我们认真过。就算有一天输的一无所有,也还会有记忆陪伴。</p>
<p>以梦为马,诗酒趁年华[url=http://whzj.lvvbr.com/]武汉中际医院癫痫医生[/url]。以梦为路,年华难虚度。以梦为歌,一曲傲红尘。以梦为琴,红尘御梵音。</p>











[img]http://www.discuz.net/static/image/common/sigline.gif[/img]
[size=2][url=http://dianxian.taixing.cn/sywjyy/]沈阳癫痫病医院[/url]
[url=http://sanxdx.mbkzl.com/]陕西癫痫病医院哪家好[/url]
[url=http://zzjhyy.duxzt.com/]郑州军海癫痫病医院正规吗[/url]
[url=http://wx.wmgjr.com/]湖北网络文学网站[/url]
[url=http://dianxian.taixing.cn/dxyw/]治疗癫痫病的药物[/url]
[url=http://zzdxb.hkntyy120.com/]河南军海癫痫医院的口碑[/url]
[url=http://health.liaocheng.cc/dx/dys/]癫痫人不能吃什么[/url]
[url=http://www.hjnhf.com/]焦作新闻网[/url]
[url=http://b2b.aqtsz.com/]中国化工机械设备网[/url]
[url=http://zzjhyy.yrxcz.com/]河南军海癫痫病医院医生[/url][/size]

suffd 發表於 2019-6-16 22:38

<p>旧梦重温之 又到杏熟时</p>
<p>戈声</p>
<p>前几天逛街,见到好几个买杏子的摊贩,又是杏熟季节了,我想。</p>
<p>那杏子金黄色的,皮上似乎有些细细的绒毛,挺大,很诱人,就随手挑了几个杏子带回家。洗了杏子,拿了一个放在口里咬了一口,味道却不是太好,不太甜还有点酸。我自从新疆回到上海,就再没吃上过甜甜的杏子,我还真是怀念南疆那甘甜如蜜的杏子。</p>
<p>杏子大约是我们南疆最早的水果了。每年的5月,杏子就开始大量上市了。我们农场几乎没有种杏子树,但附近维吾尔老乡家几乎家户户都种杏树,杏子成熟的时候,每个巴扎(维语:集市),老乡就用马车、牛车,毛驴车用篮子装了杏子来卖。我们农场有个巴扎叫荒地巴扎(我们农场的地名就叫荒地巴扎),每星期天(这里的巴扎不是每天都有,一般一星期一天,附近几个乡都有巴扎,互相轮着转,因为农场星期天休息,我们荒地巴扎就放在星期天)一早,维吾尔的男女老少就从四面八方赶来,那时可以说是人山人海,车水马龙,对于地广人稀的农场来说确是的蔚为壮观。那时,大篮小篮的杏子在巴扎上到处都是。</p>
<p>老乡的杏子品种也很多,从表皮来分,有光皮的,还有一种就是我最近买的皮上有些细细的绒毛的那种,我们叫它毛杏。光皮的还有好几个品种:一种皮成熟时红色的,还有一种表皮金黄色的,还有一种表皮黄白色的,个小,我们称为库车小白杏(大约原产新疆库车,故名之)。一般来说,光皮的杏子比较甜,特别是那小白杏,核小,味特甜,是我们最喜欢的杏子。其次金黄光皮的的杏子也甜,但味比小白杏稍差些,红皮的杏子甜中带点酸,果肉较粗,而且果肉与核连在一起,有点像李子。毛杏,也是金黄色的,果肉味道有点淡,不是很甜但也不酸,这种杏子有时也会遇到较甜的。我们一般不喜欢买毛杏。光皮杏子的核都能吃,敲碎核的壳,那杏仁吃起来有点甜;毛杏的核大都不能吃,那是苦的,有一种很浓的的杏仁味。但不论那种杏子,都比这里买到的要甜得多。</p>
<p>六七十年代,那老乡的杏子很便宜,一般一、二毛一公斤(新疆都以公制计量),也看杏子品质的好坏论价。杏多的时候,我们有时就几个人包一篮,有个十几、二十几公斤的,花个二、三元钱,然后大家分了吃,这样一般比称斤买划算些。</p>
<p>杏熟季节,我们有空就喜欢骑了自行车到老乡庄子上去玩,我们都知道维吾尔人好客。穿过一片戈壁荒地,进入老乡村庄,就见大路边都种的是穿天杨和柳树:杨树高高挺立,像哨兵一样欢迎大家;柳树婀娜多姿,似乎在翩翩起舞在迎接我们。宽广的大地里青青的小麦和玉米,和蓝天白云[url=http://zhongyi.cddxb110.com/]黑龙江治疗癫痫病的中医医院[/url]相映衬,让人爽心悦目。老乡的院子稀稀拉拉的建在旷野里,外面几乎见不到人,只有几条狗见了我们叫了几声。远远看去,我总觉得那景色似乎像以前见到过的俄罗斯油画中的乡村景色,有点异国的风味,特别是到了秋天,树叶和大地都变成金黄时。</p>
<p>那时老乡家一般都是土坯建的房子,矮矮的平顶房,没有窗户(可能是怕风沙,所以不开窗),木门成天开着,给屋里黑黑带来一些亮光,刚进屋眼睛几乎看不见屋里的东西,过一会儿才看清屋里的东西。老乡家很简单:屋不大,一张大炕几乎占了屋子的一半,除了几个柜子,没什么其他家具,有的人家也有纺车和织布机。炕上摊了一张大毯子,放着几条被子。炕沿有锅灶,炕下烧火。屋前搭有木架,木架上爬满了青青的葡萄藤。木架下有一张大木板床,老乡平时喜欢在那床上休闲、纳凉。</p>
<p>老乡家屋子的周围和屋后栽有不少杏树,金黄的杏子挂满了树梢。一进他们的家,不管[url=http://www.huxdz.com/]西宁治疗癫痫[/url]认不认识,他们都会热情地招待大家,主人就马上摘上一大盘杏子来放在那张大木床上,然后先拿来一个大水葫芦,里面盛有清水。主人手拿葫芦倒水,招呼大家在水下洗手,再招呼大家吃杏子,直吃得你饱了为止,那是不要钱的。我们就毫不客气底大吃杏子,吃到不想吃为止。吃好了再谈价钱,买杏子。</p>
<p>六十年代老乡文化很低,很多不识数,人又老实,于是就有汉人欺负老乡。那时老乡卖杏很多不用秤称,而是数你吃完后的[url=http://zzjhyy.rvfcb.com/]郑州军海脑病医院有名吗[/url]杏核(那时老乡卖蛋、卖桃子、苹果等水果都数个卖),有人吃杏子时,就趁老乡不注意时,偷偷把杏核埋在脚下的沙子里,然后留个二三十个杏核,付个一毛钱完事,老乡也不知道。如果你要买回去吃,有人就往自己的筐里放的多,嘴里报的数少,因为老乡人憨厚,很相信你,再加上他们不太会计数,量一多就糊涂,所以就以你报的算。当然这种事发生的不是很多,但终归不是件光彩的事。</p>
<p>俗话说:吃一堑长一智。老乡也不会一直被你欺负。没几年这种事几乎不可能再发生了:老乡也变得精了。我后来想,从某种方面可以说是某些汉人的狡诈改变了一些维族人的憨厚朴实,但同时也促使了维吾尔人的文化和科学的进步。其实维吾尔老乡并不笨,只是贫穷和偏远导致了他们的落后。后来我发觉附近的老乡慢慢地几乎都会说些汉语,连那些大妈大爷都会说些简单的汉语,而我在新疆三十年除了会一些简单的维族词语,生硬的把它们组成句子,做个简单交易尚可,要与老乡交谈可不行。这可能是需要使然吧?</p>
<p>杏子成熟的季节不长,一般到五月底六月初杏子就见不到了。但杏干就大量上市了。老乡吃不完、卖不掉的杏子就晒杏干了。那杏干也是金黄色的,很甜很甜,那是我最喜欢的。回到上海新鲜的杏子吃不上,但新疆的杏干是可以买到的,我就常买些杏干来吃。</p>
<p>杏干也有两种,一种是不经过特殊加工,自然晒干的,这种杏干卖相不太好看,没光亮的色泽,但有一种自然的杏香与甜味;还有一种是经过特殊加工的,外表光亮半透明,可以看见里面黄白色的杏仁,味酸甜,可能加工时放了柠檬酸。</p>
<p>我自己也晒杏干,但就晒不出那半透明的杏干,我实在想不出是什么原因。好多年后,一次在一个维族大妈那里买杏干,她那里也有那半透明的杏干卖,我就问她这是怎[url=http://zzjhyy.bfydk.com/]惠济军海脑科医院评价[/url]么晒的,她告诉我:那杏干先要事先蒸熟,然后再晒,就成半透明的了。但我后来也没去尝试那样晒杏干,因为那时杏干很便宜,又有了点工资,懒得自己去晒了,而且也不太方便。</p>
<p>我现在还是喜欢吃杏干,但不再吃那种半透明的包仁杏干了,那加工恐怕有色素,香精等添加剂,不如那自然晒干的杏干更自然更安全。</p>
<p>又到杏熟季节,不由自主地勾起了我对新疆农场的回忆,写下了这些文字留作对过去的回忆吧!</p>
<p>写于上海奉贤南桥,一三年五月底</p>











[img]http://www.discuz.net/static/image/common/sigline.gif[/img]
[size=2][url=http://www.gmzou.com/]哪家医院治疗老年癫痫病好[/url]
[url=http://zhongyi.lzdxb120.com/]淮北治疗癫痫病的中医医院[/url]
[url=http://b2b.fiehd.com/]塑料在线[/url]
[url=http://zzjhyy.zqdxk.net/]惠济军海脑病医院挂号网[/url]
[url=http://www3.gydxb114.com/]管鲍分金网[/url]
[url=http://zzjhyy.aofxp.com/]河南军海癫痫医院怎么走[/url]
[url=http://www.ojnmc.com/]甘肃治疗癫痫的专业医院[/url]
[url=http://zjyy.xjndr.com/]西安中际医院评价好不好[/url]
[url=http://zzjhyy.hnvvz.com/]河南军海医院援助基金[/url]
[url=http://xazj.sdbib.com/]癫痫病专家高成庭[/url][/size]

頁: [1]

Powered by Discuz! Archiver 7.2  © 2001-2009 Comsenz In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