里德仙境's Archiver

蒙面超人 發表於 2019-4-23 17:33

一个人的世界杯

姓名:夏慕茵 性别:女 民族:汉

  出生日期:1986年5月30日

  籍贯:xx省xx市 家庭住址:xx省xx市xx路xxx号

  爱好:……

  看到表格里的这一项,慕茵手中飞速运动的笔突然静止了,写什么好呢……

  新的定义

  每天清晨,穿过茂密的杨树林,透过枝叶间狭小的缝隙看到那漏下的缕缕金线,慕茵总会回头兴奋地叫道:“爸爸,爸爸,快看哪!这里有很多很多小小的太阳!”

  每天黄昏,让花园小路上清凉的鹅卵石亲吻着自己的小脚丫,在习习的晚风中漫步,直到满天星斗闪烁,母亲会对慕茵说:“茵茵你看,天上的[url=http://wapjbk.39.net/yiyuanfengcai/ys_bjzkbdfyy/2840/]皮肤科白癜风杂志编委[/url]星星都出来了,它们都在看着你呢!”

  八岁以前,慕茵对夏天的定义就是这么简单。

  1994年的夏天。

  当慕茵感受到晨光的爱抚,睁开充满期待的双眼时,却发现等待她的是空荡荡的房间。不见了母亲在厨房忙碌的身影,没有了父亲浑厚的嗓音。

  母亲打电话回来说,她和父亲有事要办,要离开家一段时间,让慕茵乖乖地呆在家里,有事去找邻居阿姨。

  一个八岁的孩子怎能经受这样的考验!白天还好,晚上慕茵不敢睡觉,只有一直开着电视机,把音量调到最大。为了暂时忘却恐惧和孤独,她努力地睁大眼睛注视着深夜里唯一可看的节目:二十二个人,在一块绿色的场地上追逐着一个滚动的球体。直等到天亮,慕茵才敢静静地睡去。

  一天,两天,三天……慕茵在孤独、恐惧和思念中备受煎熬。

  大半个月过去了,慕茵渐渐地发现,这个陪伴着她的节目进入了最精彩最激烈的阶段。她也被吸引住了。当她全神贯注地关注着比赛的进程时,一切孤独、恐惧和思念都暂时消失,只剩下紧张的心跳。

  夏天过后,父亲收拾物品离开了这个家。慕茵知道,以前的夏天再也找不回了。从此,她对夏天有了新的定义。

  不解之缘

  一块不起眼的羊皮,裁剪成12个正五边形和20个正六边形,缝合成一只浑圆的球体,便让几亿人发了疯——这,就是足球。

  夏慕茵,真的成了这几亿人中的一个!

  喜欢看那优美的弧线,精湛的脚法,流畅的配合,不可思议的进球;也常常为绿茵场上年少轻狂的张扬,英雄迟暮的泪水,几度捧杯的荣耀,负伤离场的遗憾而或赞,或叹,或喜,或悲。

  “一块球皮,

  是一腔热情,

  缝合了热情,

  你演绎了精彩与神奇。”

  在日记中,慕茵激动地这样写道。她坚信,足球是在她最无助的时候降临的精灵,它与她有着不解之缘。

  一个人的世界杯

  自从慕茵把夏天定义为足球的季节,每个四年里,她都会享受一个人的世界杯。

  一个人的世界杯,没有赛场上呐喊的人群,没有酒吧中尖叫的男女,也没有广场上欢呼的队伍,更没有身边狂侃的球友,甚至没有一点点声音:为了不打扰劳累了一天的母亲休息,她从不开声音,也从不发出欢呼或感叹,只是一个人静静地坐着,随着比赛的节奏,时而暗暗欣喜,时而心如撞鹿。

  慕茵也从不在他人面前表露自己对足球的热爱,甚至很少说话。“我有我自己的方式来爱足球,”她想,“为什么要让全世界的人都知道呢?”每次填写表格,她都会在“爱好”一栏里填上“看书”这个比较笼统的词。

  所以,同学们提起她时都会说,夏慕茵是个勤奋的好学生。除此之外,她似乎没给大家留下很深的印象。

  父亲与母亲离异后去了意大利。每个星期他都会打电话给慕茵,却从没回来看过她。

  [url=http://hunan.ifeng.com/a/20170705/5797804_0.shtml]中科白癜风公认好口碑医院[/url]母亲肩上的担子一天一天重起来。从早到晚,慕茵难得见母亲几次面,更很少说上几句话。吃饭时,母亲总会嘱咐“好好学习,别的什么都不要管,什么都不要想”。慕茵心里埋怨:“妈妈呀,难道女儿的心事您就不想知道吗?为什么这个家会变成这样!您和爸爸到底错在谁?”

  是忙碌的母亲忽略了女儿的感受,是海外的父亲淡漠了对女儿的关心?

  1998年法国,2002年韩日,慕茵仍旧一个人看世界杯。

  人生的转折

  2006年的夏天,注定在慕茵的记忆中永恒。

  经过了一年复读的洗礼,慕茵考上了全国最好的大学。同样在六月,她心爱的球队成功地完成了自我救赎,夺取了大力神杯。

  背上行囊,慕茵第一次远离了家。尽管那个家,是残缺不全的,但在火车开动的一[url=http://www.hndakang.com/]点状白癜风会自逾吗[/url]刹那,她还是很想哭。

  来到这个陌生的城市后,慕茵才真正地明白,每天和她说不了几句话,却始终在为她劳的母亲是多么的重要。甚至想起狠心的父亲,她心中也只剩下对电话那边父亲那浑厚嗓音的期盼。

  每次通电话,母亲会絮叨一番“天凉了加衣服”“别赖床,要吃早饭”等琐碎小事,父亲则会叮咛“好好学习”诸如此类。那边他们说着,这边慕茵不住地“嗯”“嗯”之后,那边就会说“没什么事了”就匆匆挂了电话。仿佛每次父母都没别的话可说。她明白父母是想听听她的声音,而她每次想打电话时,却又想不出要说什么。于是到了繁忙的时候,她往回打的电话就越来越少。

  在学校里,一切都顺心,唯一让慕茵难以忍受的就是无法看球。十二年来足球已经成了她生命中的一部分,绝对难以割舍。于是她开始参加各种有关足球的活动:为校足球联赛做志愿者,在bbs上发帖结交球友,收集各种海报、新闻……填表格时,她会自豪地在“爱好”栏里写上“足球”二字。当慕茵过去的同学发现她原来是个球迷时,皆惊诧不已。

  爱要说出口

  一个春光明媚的星期天,慕茵在城里闲逛时遇上了高中时的一个同学。那是一个很高球踢得非常棒的男生。他见到慕茵笑得如阳光般灿烂的脸,也忍不住嘴角泛起微笑,打趣道:“你看你,球迷的身份终于‘公开’了,再不像以前似的‘藏着掖着’,心情好了,人也变得开朗多了吧!”

頁: [1]

Powered by Discuz! Archiver 7.2  © 2001-2009 Comsenz In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