里德仙境's Archiver

清风归客 發表於 2019-4-23 17:12

故乡的乌桕树

故乡的乌桕树
  

  故乡的乌桕树

  ——胡焕福

  

  

    

    

    

    

  记忆像一条河流,时间是水,往事如沙。大浪淘沙之后,还有什么会留在记忆的深处?

    

  记忆像一幅壁画,时间是风、是雨,而往事如那经风历雨,斑驳脱落之后,仍保留在心灵的那一份珍贵。

[url=http://www.bdfyy999.com/bdf/yufangbaojian/ertongzhuanlan/35237.html]发烧期间最好不要吃鸡蛋[/url]   

  听过的音乐大都已忘记,而不知为什么,经历了多少年之后,那段音乐,那段故事,却总也忘不了。那段乐曲总在耳边萦绕——

  天是故乡蓝,水是故乡甜,月是故乡明,人是故乡亲……

  君自故乡来,应知故乡事……

  那低沉的声音,多年来总在我的耳边,挥之不去。

    

  读过的诗,也大都已忘记,而在我的心里总也抹不掉的,却是那——

  日暮伯劳飞,

  风吹乌桕树。

  这句诗是什么时候钻到我心里来的,早已想不起来了。后来才知道,它是南朝民歌《西洲曲》里的句子。为什么它会这样让我心动?为什么经历这么长的时间,总也不愿离开我的心里?是不是那乌桕树早已植根在我的心中了?风起之时,树叶摇动,伯劳,在我的心中搅起一片乡愁……

    

  《七月》(《诗经·豳风》)里有这样的诗句:“七月鸣”。七月,指的是夏历七月,季节到了夏历七月,大火星偏西,天就凉了,这时,正是乌桕树叶开始变黄,变红,然后暗红。,指的就是伯劳鸟,是以它的叫声做为借代的。在异乡,每到入秋时节,我常常会想起故乡,那蓝得让人心醉的汪汪一碧的蓝天下,那生长在故乡的田埂上,倒映在水田里的,那一棵一棵挂满红叶的乌桕树。

    

  据说,乌桕树生长迅速,秋季树叶变红,用乌桕作绿化树种,可达到“绿茵护夏,红叶迎秋”的观赏效果。乌桕树的叶子对空气中的有毒气体氟化氢有一定的抵抗性。我也曾到过不少城市,可不知为什么,很少见到有把乌桕树作为城市绿化树的。它终日只能守在乡村的田埂上,守望着那一片一片碧绿的田野。

    

  在我童年的小山塆里有一棵高大的乌桕树,它粗大的主干,我们几个小伙伴手牵着手才能把它抱住。在我童年的眼里,它跟天空差不多高吧。树皮上布满岁月的沟壑,从那道道皱纹里,仿佛能听到风雨的淅沥和它生活的艰辛与岁月的沧桑。它的枝条弯曲,随风飞扬,没有固定的姿态,它是一种很自由的树。枝桠斜曲,如风在舞。这棵乌桕树曾是我童年的乐园。树上也是鸟的世界。树冠上常有白鹭盘桓,时而飞翔,时而单足立在树枝上,悠闲如神仙。树上以喜鹊、斑鸠、麻雀居多,其间也许会有伯劳吧?那时我也不曾听到过这文绉绉的名字。每天,我总是听着树上各种鸟的叫声醒来:有的叽叽,有的喳喳,有的咕咕,有的……好一片热闹的景象。

    

  尤其是入夏时节,它高大的身躯,如一张硕大的绿色巨伞,罩住整个小塆,小塆在它的浓荫下,安祥而宁静。在烈日里,小塆的空气总透着那绿绿的湿气和凉意,阳光下,乌桕树总是浓荫匝地,一地斑驳的花影,随着阳光和云影,变幻着自已的方向。它常把小塆的人聚集它的脚下,不论白天还是夜晚,乌桕树下总是那么一幅悠闲与快乐。白天,妇女们喜欢在这里纳鞋底,孩子们或上树抓鸟雀,或在树下的水塘里洗澡,或三几个孩子在树下做游戏。狗们也伸着舌头,卧在树荫里。到夜晚,这里更是临时的会场。吃过晚饭后,孩子们会带上竹席,抱着枕头,在乌桕树下抢占有利地形,等大人们讲很久很久以前那些神奇的故事。或仰卧于竹席之上,遥望那从桕叶间闪闪烁烁的星星,听风与树叶的鸣唱。

    

  但最使我难忘的,还是当秋霜过后,深红的桕叶落尽了,留下满树洁白的乌桕籽。那时,小塆里收获的粮食不够吃,出售乌桕籽所得的进项,就算是小塆一笔不小的收入了。桕籽的用途我那时并不大清楚,但我知道有人收购,它是可以换钱的。

    

  每到桕叶落尽了,大人们就背上梯子,手执用很长很长的竹杆捆绑的镰刀,把结满桕籽的乌桕树枝砍下来。我们小孩子尾随在大人的后边,等大人们走后,便把大人没有收拾干净的战场重新打扫一遍,把那掉落在远处的拣回来,把那被踩进土里的抠出来。这样我们也可以捡到不少乌桕籽呢——这对我们来说已是不小的一个收获了。每当轮到打那棵高大的乌桕树上的桕籽时,大[url=http://www.bdfyy999.com/bdf/jiaodianxinwen/10698.html]一省三十六个县市的基本药物制度[/url]人是无法爬上那最高处的,每次都要留下很多桕籽在枝头。等大人走后,我们这些孩子们就会收获一个更大的喜悦。可也许你并不知道,上树容易下树难哪。我有一次爬到树的最上面的那个枝丫上,低头看看地下捡拾桕籽的伙伴,他们离我是那样的遥远,一个一个像小小爬虫一样,那样的小,抬头仰望天,天还是那样的高,低头我看地,燕子在我的脚下飞,我忽然害怕了。我抱着树枝,听见自己咚咚的心跳。心想,这下我可怎么下去呀?我这一辈子就在这上面呆着吗?可后来我是怎样下来的,我是一点也想不起来了。但不管怎样,我得感谢这乌桕树呀,在那个缺衣少食的岁月里,是它给了我以补给,给我以救助,虽然它的力量[url=http://www.bdfyy999.com/bdf/jiankangzatan/m/52413.html]请问婴幼儿的皮肤瘙痒该怎么办[/url]是那样的绵薄。现在,小塆的乌桕籽已没人要了,谁也不会把乌桕籽当做一项收入。一直到了冬天,还能见到满树白花花的桕籽结满枝头,只供鸟雀们食用,由它自生自灭。然而,在那个家家都缺粮的年代里,谁又能把它忘怀呢?

    

  1978年的夏天,那是一个难忘的夏天。学校已经放了暑假,可中招考试还没有举行。学校只剩了我们毕业班,还留在学校。一天,老师让我们自由复习,我和几个同学跑到其它年级的学生宿舍里。那里早已是人去室空。宿舍的门没有上锁,木制的窗户也不知跑到哪里去了。夏日里,雨是说来就来的,刚刚还是艳阳高照,一会儿就乌云密布,房子里就阴沉沉的。雷声、闪电之后,就是哗哗啦啦的大雨。由于学生宿舍的地面较低,一会儿,雨水就涌到了室内。浑浊的污水毫不客气地不停地从门洞里向屋内涌来。屋外是倾盆的大雨,我们被困在了屋子里没法出去。这时我着急的从窗口探出头来向外张望,看雨是否停了。可只听“咔!~~”的一声,这一声巨响,携带着一个盆口大的橙色的火球,眼看就砸在了我的腿上。我本能的用手去扑打。心想:这下可完了,我的命休唉。这时脑子里真是一片空白。可片刻之后,我发现我手脚依然完好,一切都没有什么。我晃晃脑袋,脑袋还在,摇摇手,还很听话,腿脚都还利索。我知道,我还活着。我松了一口气,觉得很是庆幸。但心还在咕咚咕咚地乱跳,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当我颤颤噤噤回到我那小塆时,抬眼便远远地望见仿佛一绺白色的瀑布从天而降,落到我那小小的山塆,又像是一缕轻烟,直上九天。当我定睛看时,却原来,是我那高大的乌桕树的皮,被雷电从头到脚给扒了下来。我忽然想起了刚才的那一声巨雷。乌桕树啊,刚才那巨大的雷声与火球,是你在生命的最后时刻对我招唤吗?要么是你用你那高大的身躯,用你的生命保护着我的小塆和我,使我们免遭雷击?这我都无从知道。

    

  可乌桕树就这样结束了它的生命,它终年有多少岁,我们谁也说不清。听爷爷说,他小的时候,这棵乌桕树好像就是这么高大。乌桕树啊,你的一生不知经历了多少风雨雷电、地震天灾,你都玩强的活过来了,可这一次,你却……但我要说,不管岁月怎样变幻,你早已植根在小塆人的心里,风雨不动安于山,你永远那样枝繁叶茂,永远那样生机勃勃,永远活在小塆人的心里。

    

  我敬你,爱你!

    

  胡焕福2003.5.8于商城。

    

    

    

    

    

    

  

  联系方式:(Email)huhuanfu@peoplemail.com.cn|

頁: [1]

Powered by Discuz! Archiver 7.2  © 2001-2009 Comsenz In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