里德仙境's Archiver

只为某人 發表於 2019-4-23 15:48

幸福的保鲜期

【作者文集】【作者资料】共计1824字





 


幸福的保鲜期
——云西子


  

    面包的保鲜期注明夏天3-5天,冬季一周;荔枝若离本枝,—日而色变,二日而香变,三日而味变,四日五日色香味尽;鲜花的保鲜期可长可短,脆弱些的可能一日便萎谢去了,只有那些夹在扉页里的干枯花瓣大概可以算个永远吧;婚姻的保鲜期好像没有什么明确的记载,但最常听到的一词是七年之痒;幸福的保鲜期是多长?大概更要因人而定,因情而定了。

    有时候会觉得离得好近,近得角手可得,有时候却觉得离着好远。越走日子越趋于一种平淡。幸福犹如指尖的细沙,总也怕收得太松顺着指缝滑溜而去,更也怕收得太紧,被力道挤迫而泄,好像只有双手微开那么虔诚地捧着才可以安然地守下来,只是这双手合什的姿式却是恁地辛苦,一不小心仍会失去了重点,于是,这点幸福也就变得越发的难能可贵了,只是在偶尔的时候就小心的被提起,又那么轻轻的放开去。说得人漾满甜蜜,而听的人或心有灵犀,或一笑而去。

    

    单位组织捐棉衣。棉衣,好像是很多年前的物件了,回到家里一通乱翻,明知道自己旧的衣物早被淘汰干净,仍似例行工式般希望翻出一个奇迹。翻箱倒柜到最底层,指尖顿住,熟悉的包袱皮仍在,小心翼翼地抽出[url=http://www.zhulinlighting.com/ljbdf/nxcc/m/1683.html]北京中科医院治疗的不错[/url]来,小心翼翼的翻开,小心翼翼地触摸着鲜红的礼服长裙和一件桃红色的棉袄。

    

    礼服裙样子仍旧一如当初与它初相见时的明艳,闪着梦幻般的光彩丝绒的裙身层层叠叠着,胸前和后腰际处,塔夫绸的大红蝴蝶结仍旧安静地栖着。

    

    妈妈,这是你的结婚礼服?好老土哦。儿子高大的身影挡在眼前,摇头晃脑地伸手拉了拉蝴蝶结。笑笑,拍开儿子的禄山爪,小心地展开长裙,紫房子的标签一下子撞进眼帘。紫房子,不知道现在还有没有它的位置,在当时也算是高价位品牌了,想来当时敢花那么个大价钱买下这么个“高档品”,一定与一种叫做审美疲劳的东西有关吧。

    

    上世纪的九十年代初现在说来真的有些遥远呢,刚刚参加工作不久的我工资是多少真是已经[url=http://www.t52mall.com/bdfzx/bdfzlff/m/982.html]你说北京哪家治疗白癜风疗效好[/url]不记得了,再加上天生属于数字白不痴系列产品,好像也就一百多元的样子吧,幸好还没有推进现在的透支政策,深深明白手中有多少钱就只能买多少东西,天下没有白吃的午餐,太漂亮的衣服买不起,不漂亮的看不上,所谓心比天高就属此列。就这样晃来逛去,转了一天下来,手上的物品少得可怜,惹得随从的准老公本来就长的脸估计可以搭在地上去了,不过当我停下脚步的时候,他的脸色也就相对的变了颜色,紫房子里,高高挂着的红色礼服裙是那样的刺目。

    

    喜欢就去试试!准老公已经被一天的奔波折磨得彻底了,再也不没有多余的力气再往前挪动,眼角的余光不屑地瞥向穿衣镜,镜前一个胖胖的准新娘正穿着那件漂亮的长裙在镜前扭动,丝绒的衣身忠实地记录着每块脂肪的移动位置。

    

    原本的美好感觉一下子消失殆尽,还试吗?犹豫着换下自己的衣服,把长发随意的挽起。好漂亮!售货员的一声似真似假的飘扬终于哄走了准老公眼前飞着的几只瞌睡虫,真的不错哦,终于,脸上出现一丝欣喜的感觉。真的吗?低下头重新审视着自己,好像感觉真的不错的样子,一抬头,更吓了一跳,什么时候周围多了这么多人,本来已被映红的面颊一下子红了个彻底。当然没用催促,准老公已经急不可待的去交费了,虽然近半年的工资会让心头痛上好久。

    

    礼服后来只在结婚当天穿了一天,后来便长驻了箱底,但那时的那个幸福的感觉有如今天的阳光了,现在想来仍觉得心底暖暖的。

    

    长裙下面包着的更有一个红色的包袱,展开,里面是一件桃红的棉袄,说来它比长裙的年龄还要大些,曲指算算,至少也有二十年的光景了吧,桃红的类丝绸面料上,朵朵桃花闪着艳艳的红色,如同姥姥那温暖的目光,暖暖的映在眼前。那时的我只有高中,那时的姥姥已经知道自己身患了癌症,那时的我们都非常清楚姥姥根本无法看到我出嫁的那一天,于是姥 姥咐妈妈买来面料和雪白的[url=http://www.wzqsyl.com/yfsz/jksh/m/568.html]白癜风治疗偏方有哪些[/url]新棉花,忍着疼痛,一针一线的为我准备好了新嫁衣,并声声叮嘱妈妈好好收起,别被虫儿蛀着,别被风尘吹到。新嫁衣完成的那个冬季,姥姥就悄悄地走出了我的生命。而我结婚的时候却选择了金秋的十月,棉袄虽未曾成为新嫁衣,却仍被妈妈用这红红的包袱细密地收藏在嫁妆里,成了一个粉红色的回忆。去年今日此门中,人面桃花相映红,这桃花仍在,人去早已乘了黄鹤而去。

    

    很多的时候这样用文字来[url=http://www.zhulinlighting.com/kfjt/xhgt/m/1462.html]上海白癜风专科医院怎么走[/url]回想着姥姥,回想着姥姥的一颦一笑,让姥姥这样长长久久的陪在我的文字中,用这些温暖的文字一次次抚摸姥姥那清癯的面颊,回忆那些远去的保鲜在心底的幸福时光。

 

頁: [1]

Powered by Discuz! Archiver 7.2  © 2001-2009 Comsenz In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