里德仙境's Archiver

丁勇德zr 發表於 2019-3-21 09:35

爱的不是时候 xnnjyfjs

再过几个小时就是1985年元旦了,躺在床上怎么也睡不着。一幕幕往事,像放电影一样,在我脑海里反复萦绕着。   

  虽然和大刚哥又恢复了联系,并且知道他生活得还好,然而时间虽已过去10多年了,他出走那回给我的留言,我还一字不落地能倒背如流:   

  “小莓,恕我没有事先告诉你,擅自作了决定,明天一早,我就要离开这里,离开你远走他乡亡命天涯了。是祸是福,听天由命!下午,我去了庙里,祈求救苦救难的观世音菩萨保佑我平安,也保佑你幸福。因此,我走之后,你不要为我牵挂,如果我还活着,我会想办法给你音讯,如果你一直得不到我的信息,那说明我已经不在人世了,你要自个儿珍重啊!”   

  当我发现他的留言时,已经是第二天上午九点多钟我去他家的时候,估计他出门最少有三个多小时了。他没告诉我要去哪,我也根本无法追上他。当时我真的像要崩溃似的,软瘫在他家的长椅上。   

  是的,他知道牛二是不会放过他的,出走就像是打一场命运的,虽说九死一生,总比呆在家里束手待毙划算。   

  想起牛二这家伙,真是恨他恨得牙痒痒的。那个署假,有一天爸叫我放牛,我带了一本《间·爱》的小说,把牛赶到赤子岭的山谷里放牧。不知怎么地,他竟悄悄地尾随我来。当我正翻开书皮在看的时候,他来到了我身边,色迷迷地对着我看了一会,然后嘻皮笑脸地对我说:“小莓,你是全村最漂亮的女孩,所以我喜欢上你了。你觉得我怎么样?”   

  我向来就讨厌牛二,早听说[url=http://disease.39.net/yldt/bjzkbdfyy/6184502.html]治疗皮肤病医院哪家比较好[/url]过他是个痞子,尽干坏事,他悄悄尾随我来,肯定不怀好意。我知道谷口有人在收割稻子,如果他要来硬的,我就大声喊叫起来,准可把他制服。于是我对他没有半点畏惧,我说:   

  “我还在读书,你别来烦我。漂亮的女孩多的是,你去喜欢别的吧。”   

  他还是嘻皮笑脸地说:“我当然知道你还在读书,我的意思是,如果你也喜欢我的话,我可以等到你毕业以后再娶你。”   

  “我什么时候才毕业?我初中毕业了还要上高中,高中毕业还要上大学,等我大学毕业,都什么时候了?你别做梦吧?”   

  “啊哟,你说的好有志气呢,女孩子哪有上大学的?初中毕业已是个文化人了,上什么高中大学,等你大学毕业后,你都老大不小了呀,岂不闻青春一去不复返,人生谁不惜青春?”   

  我生气了,我说:“那是我自己的事,与你无关,你别来缠我。走开!”   

  牛二还是厚着脸皮说:“我知道你上高中读大学都是假话,你以为我不知道吗,其实你心中是向着那个地主崽子黄大刚!我看你真傻,你现在住的房子,原本还是他家的,只是土改时分给了你,他心中不暗暗恨死你一家才怪呢,你还以为他真会喜欢你?”   

  这时我烦极了,我说:“反正不关你的事,你快点给我滚开!”   

  “你不要这样嘛,我是真的喜欢你!”说着他扯着我的臂膀,就想动粗了。我恨不得咬他一口,但我知道论力气我不是他的对手,于是,我对他严厉地说:   

[url=http://disease.39.net/bjzkbdfyy/171027/5796528.html]防治白癜风全面升级防护[/url]
  “外面地里就有人在收稻子,你敢撒野,我就喊人了!”   

  他虽然放开了手,但还是眼露凶光地说:“好,好,好,你看,总有一天我会把那个狗崽子收拾掉,看你能指望他什么!”说完才悻悻地走开。   

  我知道他这个痞子,真的是什么都干得出来的,于是那天夜里我把白天放牛时发生的事对大刚哥说了。大刚哥说:   

  “牛二这人坏极了,但是,你是贫下中农的人,他不敢对你太放肆,你不要怕他。至于他说要对我怎样怎样,也许是想借这话来吓唬你,让你就范,你也不必太在意。”   

  没料到,两年后正好遇上了文化大革命,他当上了个红卫兵的小头目,这下真的机会来了,清队那阵子,在牛二的捣鼓下,大刚哥天天被揪斗得死去活来,开斗争会时,都是牛二亲自把大刚哥紧紧地五花大绑,押到台上还抓两把粗砂,要他跪在粗砂上。   

  他对其他人说:“说了,革命不是请客吃饭,不是做文章,对待阶级敌人一定要狠,[url=http://disease.39.net/yldt/bjzkbdfyy/6160470.html]哪些因素可导致孩子腹部患上白癜风[/url]不能心慈手软,黄大刚这个地主狗崽子,是最反动的阶级敌人,一定要慢慢折磨到他死,决不放过。”   

  大刚哥被折磨得这么惨,全是牛二那家伙因为我不买他的帐而迁怒于他,搞借机报复。两年前他就说了狠话,只是这次才有了机会。   

  在大刚哥被不断揪斗的时候,我曾经有个幼稚的想法,以为让大刚哥以入赘于我家的名分和我结婚,他就成了贫下中农家的人了,政治上不会再受到歧视。并且,我和大刚哥结了婚,除了能救大刚于水火之外,还能让牛二对我彻底死了那分心,于是我作了一个大胆的决定。   

  有天晚上,我到大刚哥家里,把我的想法开门见山地对他直说,我没有料到大刚哥想的和我完全不一样,他说:“不要说入赘你家,就[url=http://www.pifubing999.org]郑州治疗白癜风最好医院[/url]是走到天边,只要还是的天下,我这地主崽子的名份都摘不掉的,虽然我喜欢你,但如果[url=http://www.qfl168.com]武汉治疗白癜风去哪家医院[/url]和你结了婚,你一定会受到牵连,我不能让你也陪我受苦。你根正苗红,应该找个好人家,幸福地过一辈子。”   

  我急得想哭,我从来没想过要嫁给其他人,如果不是这场运动,尽管我爱他早就爱定了,也不会急于向他提起这件事,再说,既然我喜欢他,还怕什么连累和受苦?于是我又说:   

  “我自从懂事起,我就喜欢着你,这世上除了你,再也没有什么‘好人家’了,我不怕受连累,我只想做你的人!”   

  “小莓,你别傻了,说实话,我这辈子都不想成家了,我不会娶你的!”   

  他这不是明明在气我吗?哪有这辈子都不想成家的道理?我说:“你撒谎,你嫌我配不上你是不是?”   

  说完我的眼泪大串大串地夺眶而出。大刚哥却摇着头并不断地叹气,然后他说:“你不要多想,你难道不知道,结了婚总会生孩子吧,如今是‘老子英雄儿好汉,老子反动儿混蛋’,将来我的子女又不都是混蛋吗?现在阶级斗争要年年讲、月月讲,天天讲,我这辈子承受苦难也就算了,干吗还要叫更多的小混蛋没完没了地……”   

  我无言以对,只是呜呜地哭了半夜。   

  第二个集日,所有被揪斗的牛鬼蛇神都被押到集镇上游街,邻村的一个四类份子,在大庭广众之中被活活打死,大刚哥估计牛二一定会在近期内对他下手,于是没和我商量就决定来个鱼死网破。   

  十多年来,我以为再也不能和大刚哥取得联系了,也以为他真的已经不在人世了。没料到今年初,突然收到他从香港寄来的一封信!这使我激动不已,当老爸托李大叔把这封

頁: [1]

Powered by Discuz! Archiver 7.2  © 2001-2009 Comsenz In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