里德仙境's Archiver

bbupe 發表於 2019-3-21 09:23

顶风冒雪去过年

  《带雨的云八十年感怀短文800篇》

    第694篇 顶风沐雪去过年

    

    乌鸦反哺羊跪乳,人间真情不离古;

    父母把儿来养育,孝敬父母儿女福。

    不管风雪和雨雾,虽然千里迢迢路;

    争回家乡去团聚,不惧风雪与辛苦。

    这是每年寒冬腊月一道不变的风景线,处处熙熙攘攘。最热闹的是农民工争先恐后回家过年。

    今年我与往常不同,不在老“窝”而去女儿家过年。就像农民工在城市辛苦一年之后,回到“老婆孩子热炕头”去过年。

    是劲头像他们。裹着棉衣打着伞,顶风、沐雪、冒雨,提着东西去“乡下”。说“乡下”,其实不是,或说从前是现在不是。那里已经高楼林立、星罗棋布,外观与内装修比我在市区的住房还要讲究。

    女儿劝我歇歇。她装修好的房子我还没去过呢,要我趁过年去看看。说要让我衣来伸手、饭来张口,像个“老太爷”一样享清福。如此一片孝心,我哪能不领情呢,于是答应了。

    天公不作美,突然变脸,风、雪、
[url=http://pf.39.net/bdfyy/bdfzj/]北京皮肤白癜风[/url]
雨不遗余力的轮流袭来,像是阻拦我。我能被它阻拦因为风雪就不去吗,当然不能。

    风呀,雪哟,雨也,即便你们一同来,我已做了决定就阻不住,不把你放在眼里。我打电话对女儿说一定去,拿出农民工不怕苦不怕累回家过年的精神,顶风沐雪也去。我和老伴一同逆风雪而行,还要儿子和未婚妻一同去。

    女儿的房子装修好了以后始终没去。她能谅解,我不肯离开网络,舍不得放弃写博文。告诉女儿这次是铁定,一家人去团聚。不怕风雨,网络没通也不要紧,哪能为几篇破文章而不去之理,写文章的日子长得很,又不是任务,本来就是消遣罢了。

    去女儿处过年是个好主意,落得能休息,免了劳还给了女儿一次表孝心的机会,了表了我和老伴对女儿的一片关心
[url=https://baike.baidu.com/item/%E5%88%98%E4%BA%91%E6%B6%9B/21900249?fr=aladdin]北京中科白癜风医院公益抗白[/url]


    一路上风吹雪飘,空气冷冷的。身上颇有些寒意,脸和鼻子常常湿漉漉的,脚也冰凉,然而有精神支柱在,心是暖暖的、热乎乎的,也就不觉冷。

    毕竟八十年纪,精神不能完全战胜寒冷,于是夜里我和老伴都被“警告”。受寒了,夜里腿脚抽筋不已。第二天早上女儿知道后感到内疚,赶紧给烧了姜醋热水泡脚,终于缓解。

    三十多年前去过那地方。还记得,这里原本一片农田农舍和山坡水塘,现在气象一新,变化好大呵,大大的变了,农田变成洋楼,乡下成如同城市。宽阔平整的马路上,两旁高大茂盛的樟树,碧绿一丛丛,汽车来来往往,处处高楼大厦,还有正填土、挖地基、拆除脚手架的,有来不及拆除脚手架停工回家过年去了的,一片欣欣向荣。我忍不住发出无声的赞美。

    若非改革开放,照样保持僵化,抱“政治挂帅”和“以阶级斗争为纲”,哪能有现在一派生气勃勃哦。

    有人说泄气话。负面的东西确实有,可能还不少,事物本有两面性嘛。过年不说这些,按传统习惯过年就应说好话、道吉祥,一派欢喜和喜气洋洋。这算不得报喜不报忧吧。

    看了女儿的房子非常高兴,她如此能干了,把住房装修得色彩这般协调,摆设如此雅致,安排恰如其分,怎能不高兴呢。若是网络通了,还真乐意住下呢。

    除夕夜,一片噼里啪啦的鞭炮声不断,好热闹啊。第二天凌晨又一片噼里啪啦声不断,然后静悄悄一片。

    天忽然开晴。高兴极了,老天爷真体惜百姓呵。我赶紧下楼完成晨练跑步“作业”。高兴得边跑边东张西望,望远处山岚,享受清新的空气,憧憬夏日的到来。遐想翩翩。

    啊!我似乎爬上山腰再登上山顶,高兴“不减当年勇”。似乎在山腰正踏白云朵朵。

    已感受到“躲进小楼成一统,管它冬夏与春秋”。这里没有如火如荼、火烧火燎的暴热,远望涓涓流水不断,是潺潺流水把暴热带走迎来习习凉风。我好像听见鸟儿在朗朗鸣唱:有咕咕咕、唧唧唧、啾啾啾;有清脆的、嘶哑的、缠绵的、轻声细语的;有布谷、布谷呼唤的,更还有令人奇异的,一声声婉转的:“走不得、哥哥,老父老母在家寂寞多!行不得、哥哥,妹妹日出日落思念哥!”

    我四十年前去农村插队落户途中听过,又一次听到。不过不再觉得凄凉,感到舒心惬意。

    最开心的是能在这里吸取“梦”的源泉,源源不断做我的“梦’,不分昼夜构想我的感怀短文,为博客滴滴答答敲出新的篇章。美丽的风景一定会带给我更多灵感,使我的短文更富想象力,更生动活泼,更能得到共鸣。

    这是新开发的山庄,就在山脚下,天然环境好,空气清新、风景优美,这里依山傍水、山川起伏、青山绿水、枝叶婆娑、碧绿晶莹、湖水清澈、夜晚清静,夏日更是美丽的避暑好地方。

    真的成“老太爷”了,饭不用我盛,更不用我做,衣无需我洗,洗脸洗脚水也倒好了。

    女儿生长在轰轰烈烈年代,从没给过她要孝敬父母的教育。那是特殊时期,书本、讲台、媒体天天宣传“天大地大不如党的恩情大,河深海深没有的恩情深”。没有人说父母恩的,即便说恩,也是说党和组织的恩。

    是呀,谁敢胆大包天发杂音,躲在家里对抗无产阶级司令部喉舌,给儿女进行——当时称为封建主义的孝道教育。

    女儿的孝心出于天性,出于天然的遗传吧。就比如没有谁去教育乌鸦,却自自然然的反哺,不一定都需要靠教育的。

    当然,天性非千篇一律。一邻居孩子就在老人面前振振有词、凿凿有理:“我哪知道需要孝顺,你们从来没教过我长大要孝敬父母!”嘿嘿,成了“儿不教,父之过”,老态龙钟之际,老人反被儿子数落,悲叹、愧疚、遗憾不已,怪那年代自己太唯唯诺诺,太不敢说话了。

    原来天天上网,还要做饭,在这里成衣来伸手、饭来张口。无所事事时做点什么呢?不想看晚会节目,于是和老同学、老同事、亲戚朋友,打电话祝贺聊天。过年“有朋‘声’自远方来,不亦乐乎”。不料打电话闹了笑话。

    篇幅差不多了,就电话的话题结束这篇感怀。

    一天给遥远的外甥女挂电话拨错号码,说完“新年好”后马上就接着说“我是你舅舅”。不料对方竟然叨叨一句我听不懂的话之后就把电话放了。不明不白的我,惶然。外甥女一向热情,这过年时节怎如此冷淡呀。

    第二天外甥女给我来电话拜年,我才知道她并没有接到我的电话,恍然大悟,原来自说自话的“冒充”了人的舅舅,难怪嘟嘟哝哝一声后就把话筒放了。

    还有
[url=http://pf.39.net/bdfyy/bjzkbdfyy/]北京白癜风哪个医院好[/url]
个有关电话的趣故事。我家用的是移动座机电话,去女儿家过年就带了去,途中突然铃响取出来接,车上的乘客都笑了,邻座问:老人家的“手机”真大呀。

     老朽顺便发个声明,如果被我误当外甥女的那位,恰巧看我的博文明白了真相,就此顺便道个歉,叫一声“姐姐”作为“冒充”她舅舅的补偿吧。(2012年)

     

     

  《带雨的云八十年感怀短文800篇》

    http://blog.sina.com.cn/dydyabc

    

    

頁: [1]

Powered by Discuz! Archiver 7.2  © 2001-2009 Comsenz In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