里德仙境's Archiver

oyncu 發表於 2019-2-20 21:58

叶子·蚂蚱

叶子·蚂蚱
  

  叶子·蚂蚱

  ——蚂蚱

  

  

  一直都固执的以为自己决不是那种很轻易就回怀念过去的人,然而,更多的时候,静静的独处,往日的点点滴滴,便会偷偷的从某个不知名的角落里一下子涌出来,渐渐的漫过全身,汹涌着记忆的堤岸……

  清楚的记得,正是在那个寒风凛冽的冬季,蚂蚱闯进了我的生活。

  蚂蚱说,叶子,有什么事我可以帮你吗?

  恩,我沉吟了半天,有机会带我去看雪吧,我只想看看雪。

  看雪?!呵呵,蚂蚱孩子般天真的窃笑,好呀,有机会一定!

  日子总是在平淡中一天天流逝着,忙忙碌碌却百无聊赖。

  圣诞节的前夕,和朋友们煲完电话粥,已是深夜了,我懒懒的将自己埋在被窝里,盘算着明天该如何度过。

  刚躺下不久电话就响了,室友接的。迷迷糊糊中听到她在叫我,叶子,找你的。

  谁呀?我嘀咕着,懒懒的抓起电话。

  叶子,快出来呀!下雪了,好大的雪呀!等你!带你看雪呀!是蚂蚱,这个被兴奋烧昏了头的傻子。

  急忙推开窗子,果然,彻骨的寒风挟着大片的雪花扑面袭来,我不由的打了个激灵。蚂蚱的身影在橘黄的路灯下,斜斜长长的,显得更加单薄瘦小。那一刹那,我有一种怦然心动的感觉。

  漫天的雪花,竟仿佛是随风而舞的精灵,轻盈的舞步,妖冶的舞姿,调皮的在天地间这个大舞台上尽情的挥洒。我们[url=http://pf.39.net/bdfyy/xwdt/]北京治疗白癜风比较好的医院[/url]着了魔似的在场上追逐着,尖叫着,乐得忘乎所以,疯的原形毕露。那个飘雪的平安夜,我的心却无论如[url=http://m.39.net/pf/bdfyy/]看白癜风的医院哪里好[/url]何也平静不下来,一半缘于第一次看雪,一半缘于带我看雪的傻子。

  其实,蚂蚱诗歌蛮不错的男孩子,文采飞扬,才华横溢,是校学生会的主席。不过,当时的我对此却嗤之以鼻,很是不屑一顾。总是千方百计的捉弄他,并且,乐不疲此,并且,怡然自得。蚂蚱却常常是一笑而过,一次次的纵容着我。在他眼里,我还是一个稚气未褪的孩子。事实上,他仅仅比我高两届而已。

  最喜欢和他一块玩儿五子棋了。事先声明过的,谁输谁请客,结果从来都是他请我。平心而论,并不是他每次都会输的一败涂地;也并不是他的实力让人置疑,最主要的原因在于他的对手,是一个可以蛮不讲理、混淆是非、颠倒黑白;可以陷他于万劫不复之地的……侠女。

  虽然,所谓的请客通常只是些诸如冰糖葫芦、棒棒糖之类的小东西罢了,我已经心满意足了。蚂蚱并不是

  那种飞扬跋扈、挥金如土的纨绔子[url=http://wapyyk.39.net/bj/zhuanke/89ac7.html]北京看白癜风去哪家医院好[/url]弟。唯一例外的,也是最奢侈的一次,是我生日那天,蚂蚱说,难得有这么个日子,要好好庆祝一下才行,他请客。然后就带我去了校门口那家麦当劳。两份薯条,一杯可乐,两个人依然有滋有味。香香酥酥的薯条,现在回想起来,还是让我垂涎三尺。

  日子就这样如水般的流过,蚂蚱申请的学士学已经审批下来了,同时一家中外合资企业已经聘请他做助理。

  蚂蚱说,我不在你身边,往后,你要多保重,别委屈了自己!

  我装做若无其事的样子说,你也一样。转过身,心里面酸酸涩涩的,怅然若失。

  等蚂蚱的一切安顿好后,他给我发了一封伊妹儿,主题是“梦中的叶子”。是首小诗:梦中的叶子/在六月槐花的微风里新沐过/你的鬓发流滴着凉滑的幽芬/圆圆的绿荫做你的天空/眉目里有醉人的微笑……[url=http://www.baidianfeng111.org/m/]中科医院承办青少年白癜风防治援助项目[/url]

  打开附件,屏幕上轻轻飘落的,是一枚青翠欲滴的叶子,细细看时,赫然,那就是我…………

  

  联系方式:(OICQ)117939607|

頁: [1]

Powered by Discuz! Archiver 7.2  © 2001-2009 Comsenz In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