里德仙境's Archiver

耳朵睡 發表於 2019-2-20 21:27

凝露千般终不过,冰寒万世情始开。

凝露千般终不过,冰寒万世情始开。
  模糊了,朦胧了,泪水沾染我的衣袖、我的长发,你的影子缠绕着我无助单薄的臂膀,你的气息感染着我清幽凝思的眼神。

  

  凝露千般终不过,冰寒万世情始开。

  ——靳轻

  

  

    

    山色黛岚,清水滟滟,一片淡淡烟尘笼罩之处,置一叶扁舟。

    舟上无人,山间无音。

    静、寂静。

    山脚下一块椭圆形大石的顶部,似乎要比四周其他部分光滑,干净。此石倚山而立,石左边一条羊肠小道,蜿蜒至远方,右边和背后便是草木覆盖的青山,陡然盘旋上升,直至白云深处。大石迎面波光粼粼,碧水凝玉,直接天际。

    这里,是静思的地方,是思念的地方,是心情的地方,是流浪的地方。

    抛却红尘俗事,携一路落尘,挽夕阳残烬,踏着月色我再一次[url=http://www.yqyywdj.com/]云南白癜风治疗[/url]来到世外驿站。捧一湾清水洗去都市铅华,弃一身繁华裹披上柔软的白纱。甩甩头,任青丝如碧浪般倾泻原始的随意。跺跺脚,赤足感受山水荒野的气息。

    月色淡然,弯弯的像是要钩住夕阳的衣角;夜雾沉沉,浓浓的像是要溶化掉星星的眼神。我倚水坐在石脚,顺手采下路边的野菊,思绪便顺着菊瓣一瓣一瓣的飘落于宁静的水面。

    水光粼粼,秋日无寒。

    这个世界,没有我要的那般寒冷,所以我就无法得到冰冷冷的清醒。

    于是,我就笑了,如兰花般的浅笑,如夜幕般的漠然。

    手指,依然在石上轻划:凝露千般终不过,冰寒万世情始开。

    凝露、冰寒……你、我。

    于是,我就哭了,如流云般的清雾,掩饰冷月般的双眸。

    那叶舟,还在原处,只是它驶来的方向已经模糊,它身上镌刻的嬉笑已经远去,它的主人已经消失于岚山碧水间,不能再细细刻划我的淡眉,轻轻缓缓挽起我的发髻,不能再与我一起送走最后一抹余辉,不能再看见我眼中他浓情似水的眼波。

    遗留在人间找不到归宿的我,只好化身为诗词的精灵,演绎唐宋的遗风。我在所有我飘过的地方留下凝露的冰寒,冻结青色的风景。

    我驻足的地方,逸逸飞羽,哀怨如潮,一页一页浸满露水的诗句,一行一行[url=http://www.yimingjj.com/m/]知名权威白癜风专家[/url]描绘出你的眉,你的眼,你的灵魂。

    模糊了,朦胧了,泪水沾染我的衣袖、我的长发,你的影子缠绕着我无助单薄的臂膀,你的气息感染着我清幽凝思的眼神。

    那一刻,我就是你,你入住于我。

    我起身飞舞,合着月色的节拍。那白纱,就是曼妙的霓裳,周围的山水,就是你无所不在深情的旋律。

    天堂,有红豆、有你。只是,没有冰寒。 月色如华,是你邀我的信笺。我浅笑,只舞着,不说话。

    你可知道,我并不自由,不能随你、随风、随月、随着花香一起飘,飘过[url=http://pf.39.net/bdfyy/bdflx/140809/4445042.html]呼和浩特治疗白癜风的医院[/url]云层,飘到你身边。我不自由,我有我不可推[url=http://jbk.39.net/yiyuanzaixian/bjzkbdfyy/]北京治疗白癜风费是多少钱[/url]卸的牵绊,在这世间。

    我心已随你,只是人,只能留在此地。

    无言,你不用说,我看得明白。

    我已化身为诗,为风,为雨,我必须抒写,写出婉约的韵华,写出唐宋的凝露。

  不,不是写,是用手指在这块石头上轻划:凝露千般终不过,冰寒万世情始开。

    凝露,冰寒,终于血淋淋的镌刻在石头顶端。

    

    

  

  联系方式:(电话)0435--2685217|(Email)jq@bulaohu.com|(OICQ)19975721|

頁: [1]

Powered by Discuz! Archiver 7.2  © 2001-2009 Comsenz In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