里德仙境's Archiver

三面都 發表於 2019-2-20 20:59

太阳以西没有风景

洗头时,兜里的电话响了起来。我顺手拿了条毛巾将自己的头包住。是他?!“HELLO。”

  “你好,没有打扰吧!”他的声音让我闻到了阳光的味道,和我认识的他不一样。

  “没有。什么事情?”我不忍心让阳光的感觉从他的身上消失,用和他一样的阳光般的声音回答。

  “今天周末,有空吗?”

  我看了看桌子上的书,犹豫了一会儿。“什么时候,在哪。”

  “七点半,我去接你。”

    

  他是我在一家酒吧里打工时认识的。他每天晚上都在那里买醉。有一天晚上,他喝醉了,拉着我的手说胡话。大意是他很孤独,很寂寞,在家里和社会之间找不到自己的位子。想做个好老公,可是无法和妻子达到心灵的共鸣,寻找不到激情,找不到爱的感觉,从开始到现在。想做个先进有责任心的好工作者,偏偏领导不容,当了个小官,就再也没有了前途,连事情也没有做的,只是挂了个空头衔。他的倾诉让我很惊讶,就像听说“扫罗也在先知中”一样。帮他拦了辆车,让司机送他回去,顺便帮他把车子上了锁。

  第二天,他来酒吧找车,他的眼里装满了谢意。他依然每天来酒吧,但不再喝醉,而是在我有空闲的时候和我聊聊。我向他透露了一些自己的事情。我还在念书,现在只是假期打工,不是本地人。当他得知我是个大学生的时候,很惊讶。便和我聊起了文学,他是个文学爱好者。

  他告诉我,他很喜欢鲁迅的书,看鲁迅的书就好像在照镜子,能看见自己身上的很多污点,让自己知道该拿自己怎么办。我疑惑。既然喜欢看鲁迅的书,知道能从鲁迅的书中寻找出路,有什么理由不去做?他的慨叹回答了我的问题。“鲁迅的书是能让我看到出路,但现实不容我去那么做。我很怯弱,所以无法像鲁迅先生一样去做一个孤独的战士。”

  这样的事情和这样的心态,我都是第一次直接听说。第一次觉得现实很让人无奈。以前也听说过现实中的种种无奈,但都是别人道听途说后来传布的。感觉就像听别人说了N次狼的凶残,自己都无法感受到,直到有一天自己亲眼看到了狼的凶残,在慨叹狼的凶残的同时,也庆幸狼嘴里的事物不是自己。然而,我已经站在狼的面前,还能躲到哪里?还能躲躲久?

  我们成为了朋友。我身上保留的稚气很吸引他。他在靠近我,就像一个很冷的人在靠近火,一个害怕黑暗的人在靠近阳光一样。不知我是该和他保持距离以免自己受他的颓废影响,还是和他保持朋友关系让他可以闻道阳光的味道。交了这样一个朋友,幸或不幸?

  我们常常在一起聊天,说文学作品,论文学家,就是不谈现实。用他的话来说就是因为“我们之间的交往就像美梦一样,做惯了噩梦的人自然不愿意从美梦中醒来。你身上有我缺的东西,我不奢望从你那里找回,只想看到它而已。”

  他说,鲁迅的一句话给了[url=http://health.zgny.com.cn/a/m/]治白癜风的办法[/url]他很深的感触,李白的一句话也给了他同样的感受。那时,他又点醉了。我说,不在沉默中爆发,就在沉默中灭亡;安能摧眉折腰侍权贵,使我不得开心颜。话语既出,他激动地抓住我的手,用我不太懂的眼神看着我,带着惊喜,带了点感动,和一些我不知道的东西。“你真是我的知己!”我尴尬地把手抽出来,招呼其他客人去了。他的目光一直追随着我,我隐约感觉得到。

    

  从那以后,我的假期也结束了。离开那里后,我就没有回去过,不去那里打工,也没有想过要去那里找他。我们应该像两条平行线一样,过着各自的生活,我继续去嗅书香味,他继续面对他的无奈。然而,开学的第一周他就打电话给我了。

  他把我带到一家高级茶楼。我说过我爱喝茶。“来一壶绿水清山。”他吩咐服务小姐。我说过我没有喝过绿水清山。服务小姐一出去,我边觉得有一股压抑的气氛在压抑着我。他用异样的眼神看着我,和那晚的那种眼神一样。

  “你最近看了什么书?”他掏烟出来抽。我显出了一丝对烟的厌恶。他看了看我,把烟灭了。

  “最近我在看村上春树的小说。很震撼我的心。我觉得你应该看看。”我平淡地述说。“他的小说很合适你看。”

  他用不解的眼神看我。“我最近看了他的《国境以南,太阳以西》人总是在追求美的东西,然而,美的东西不一定能够让你拥有在手。拥有一般人认为的幸福就很好,不必追求那些会让自己付出很大代价的东西。得不偿失。”

  他很明白我在说什么。“我也看了那本书,昨天看完的。”他想说和我相反的看法。“我知道你想说我就是现实版的初君,我不该追求岛本。对不对?”

  被别人完全看穿,很难堪。

  “我明白,现实和理想的差距很大,但是书本是书本,现实是现实。以前你不是很奇怪为什么我明知道出路却没有去走吗?我没有勇气,我没有找到我的勇气的源泉。现在,我已经决定了。”他把下面的话保留。我低头轻声说:“离婚,经商。”

  “你又明白我了。我很好奇你为什么都能懂我。”他在等待我的答案。

  “很简单。看你的消费,你不是一般的小官,你身上又没有贪官的特质,而且你的职位应该是没有贪污的机会的那种。所以我猜你从政前是经商的。你今天说话的声音和平时不一样。平时和我说话总是有点挂虑,总有回头看的习惯,像怕老婆发现你有外遇一样。而今天你像是解放了的野马,很自然,很爽快。这不难看出,换了别人,我一样能够看得出来。”我没有给他他想要的答案,“我们是朋友,朋友而已。”

  他不依地摇头。“我不是初君,我相信现在的我面对现实,不会只是无聊地去把玩那种无奈。我要争取自己所喜爱的。我希望自己能够像帕里斯那样赢得自己的海伦。”

  “那你一定也知道赢得海伦的代价就是特洛伊十年战争。”我叹了口气,“那代价实在太大。况且,我并不是你的海伦。你怎知道我[url=http://pf.39.net/bdfyy/bdfal/]白癜风的偏方治疗[/url]会和你走?”

[url=http://pf.39.net/bdfyy/bdfjc/150526/4629681.html]北京治疗白癜风价钱[/url]
  他用不可置信的眼光看着我。

  “你能够从无奈的境地中走出来,相信你是考虑得很清楚了,也鼓足了勇气了去面对前方的一切困难了,我为你高兴。然而,知己不一定就是自己最好的伴侣。也许你以前尚未碰到过,所以以为知己便是自己的好伴侣。其实,知己是知己,伴侣是伴侣。我也相信,给你勇气的,不一定就是你所要追求的伴侣,朋友也可以。”

  他颓然地拿出一个小锦盒。“看来,你不愿意当她的主人。”

  “我相信现实那个能与你产生心灵共鸣给你美好感觉的人是有的,她不会让你在找到那片美丽的风景后又走开的。在我这,太阳以西没有风景。”我看着他无名指上戴过戒指的痕迹。

  “不,没有。因为岛本,初君有了抛妻弃女的念头,岛本走了以后,初君又回到了有纪子的身边,继续过着一般人眼中的幸福,重新开始过一般人眼中的幸福生活。”他深深地吸了口气,“继续把玩着生活中的无聊与无奈。谢谢你给了我这么美丽的一段回忆。谢谢你和我说鲁迅讲李白。”

  回到学校大门,我转身要走的时候,他在车里叫住了我。我转过身来,看着他下车,走到我面前。“我能吻你一下吗?”我点了点头,然后闭上眼睛。我感觉到他握住我的双肩,轻轻地吻了一下我的额头,同时,有一滴冰凉的液体落在我的脸上。我没有张开眼睛,说了一句话:“爱情如花,含苞是最诱人,盛开时最醉人,凋零时最伤人。花不在了,花的余香还在,能闻到话的余香的人还在爱。谢谢你爱过我。”

  也许今天我是岛本,能给他勇气,但我能给他一辈子的勇气吗?我的勇气又该从哪来?我没有勇气去面对别人的指指点点,没有勇气尝试和他在一起。我只想躲在我的书堆里喝茶,等待着,也许能在对的时间等到对的人,也许一切会像今晚的一切——剧本出错了。       

  那晚,我做了一个梦。梦到他置身于一片桃花林中,很想去触摸一下那娇艳的桃花,却怎么也无法碰到。然而,他告诉我,他很清楚地闻到了花的香味。

    

頁: [1]

Powered by Discuz! Archiver 7.2  © 2001-2009 Comsenz In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