里德仙境's Archiver

mqube 發表於 2019-2-20 20:58

情人节的回忆

  

  那年春节刚过,我就被单位派到信阳某厂调试设备。

    

  情人节那天我终于盼到了女友的来信,急不可待拆开信看后懵了!信纸上只有一行熟悉的小字:“我们分手吧,请你不要问我原因。”天呢!热恋三年,正与我谈婚论嫁的女友终于因我家是农村的,父母无职无权无钱,提出与我分手了!真如五雷轰顶,我不愿想信自己眼睛,但使劲揉揉眼睛,白纸黑字,哪容我不信?

    

  调试任务很重,我没能回去。不是我不想回去,队长说不能因为个人的事耽误工作。距离阻隔不了我对她的思念。独灯桌前,我含泪书情,可发出去的信一封封如石沉大海。电话寻她,接电话的阿姨开始说让我等着,她去找,后来再接电话总说:“小伙子,死心吧,她跟别人出去了,不会再来接你的电话了。”好友电话说,他已找她谈了,她有了新的男友,家里条件很好,父母都是省城的干部,劝我别再多情了。

    

  人前我表现得很坚强,夜深人静,我常常泪水湿枕。独自站在泗水河畔,暖暖的春风悄悄吹过,清清的河水静静流淌,鱼儿在水中悠闲游动,可我心乱如麻。拿出她写的信,不觉又泪流满面,眼泪滴湿了信纸。慢慢把信撕碎,和着泪水洒入水中。一群小鱼儿围过了,争着吃着飘落在水中的碎纸。鱼儿呀鱼儿,我要是你们,没有思想、没有情感、没有烦恼,该多幸福!

    

  人不是鱼,心里再苦,生活再难,日子还得一天于过。那时候天总是很蓝,日子过得太慢。看到柳荫下一对对甜甜蜜蜜的情侣,就会奇怪地想,也许有一天他们也会象我们一样突然分手,因女友的那句“你真好,我要爱你一辈子!”的甜言蜜语还在耳边回荡。什么天长地久永相随,什么海枯石烂永不变,全是是骗人的美丽谎言!

    

  一个对爱情心灰意冷的人对工作是不会有太多的热情。信用不着再写了,再写也没人会看。百感无聊的我有了更多的闲暇时间。我开始读书,自学了《工程传热学》、《传质学》,认真做章节后的每道习题。这两本[url=http://news.39.net/bjzkhbzy/171230/5969989.html]白癜风怎么回事[/url]书的知识对我以后的工作起到了很大的帮助。当时我想:如果她是一个本书该多好,我会小心地把她珍藏在身边,不分昼夜地研读她、温暖她,直到把她读懂、暖热。可她是个人,有一颗会变的心,一颗已属于别人的心,一颗我永远无法弄懂和得到的心。

    

  厂里招待所是个独院,只有八九间平房做客房,由一女老板娘掌管。院内有几颗桃树。那年春来得早,桃花正艳,常有几位漂亮的女孩在桃树下嘻耍、打闹。除最小的是老板娘的女儿外其余几位全是她的外甥女。一方水土养一方人,信阳是个好地方,泗河水有益的矿物质含量高,喝泗河水长大的姑娘个个皮肤白皙、光滑细腻、貌若天仙。后来我注意到如花的姑娘中有一个性格恬静、个子高挑的姑娘,她常常一个人静静地坐在一旁看书。我不知道她的名字,只知道别的姑娘都叫她姐,她在信阳一所医专读书,秋天就要毕业。

    

  那时招待所没有现在服务的周到,除了单子、枕巾由招待所统一洗外,其他卫生都要由客人自己搞。我没有心情打扫卫生,衣服懒得洗,被子懒得叠,房间很乱。有一天我[url=http://pf.39.net/bdfyy/]白癜风怎麽治[/url]发现房间整洁了,来连扔在床下好几天的脏衣服也被被人洗了。之后每当老板娘洗衣服时总会对我说:“快把衣服换换吧,看你衣服脏的。”老板娘家有一台洗衣机,但从不给客人洗衣服。为这事队长还专门和厂里交涉过,厂里说洗衣机是人家个人的,没办法。

    

  我有点纳闷,不知道为什么老板娘单愿为我洗衣服,而且几个平时只知贪玩的姑娘们还说着、笑着争着为我洗衣服。

    

  有人开玩笑说我交桃花运了,我不以为然。直到有一天一个调皮的小表妹给我送衣服时笑着说“我表姐很喜欢你!”我才知道我真的交桃花运了。

    

  招待所条件非常简陋,除几[url=http://jbk.39.net/yiyuanzaixian/bjzkbdfyy/]治白癜风哪家医院好[/url]张床和厂里临时给我们安排的几张桌、凳外别为它物。当时中央电视台正热播《射雕英雄传》,我深深地被郭靖和黄容的爱情故事所吸引。老板娘家离招待所不远,家里有台十四英寸的黑白电视,所以我常常被邀去她家看电视。

    

  一天,《射雕英雄传》播完后,几个平时叽叽喳喳撵都撵不走的小姐妹一个个都悄悄地溜走了,只剩下我和那位恬静的姑娘。我想起身告退,那姑娘低着头拔弄着衣角低声地说:“我的心意你一点也不知道吗?”我说不清是紧张还是激动,语无伦次地说:“我有女朋友……”“别骗我了!”姑娘红着脸,一把拉住我的手说。我没有回答。我爱心已死,不愿再为一个不知道结果的恋爱浪费感情和耽误时间。

    

  电视不敢再看了,可被子还照样有人叠,衣服照样有人洗。几天后设备调试工作就结束了,我们要回单位了。临行前,那位调皮的小表妹拉着我的手说问:“哥,你以后还会再来吗?”我点了点头。在送行的人群中我没有发现那位恬静的姑娘。

    

  一晃十多年过去了,直到去年春天我才第二次去信阳。当我带着礼物,专程拜访老板娘时,才知道原来的工厂早已破产,招待所的房子已变成残墙断砖。那几颗桃树虽然还在,且花开正艳,但院子已经荒芜,空无一人。人面不知何处去,桃花依旧笑春风……

    

  我时常在想:如果当年不到信阳,也许我不会失恋。如果[url=http://pf.39.net/bdfyy/]白癜风治疗哪家最好[/url]不失恋,也许不会记起她们。如果当年能在信阳再多住些时日,也许今年的玫瑰花应送给那位美丽、恬静、不知姓名的信阳姑娘。

    

  情人节年年都过,可世上没有“如果”。

    

頁: [1]

Powered by Discuz! Archiver 7.2  © 2001-2009 Comsenz In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