里德仙境's Archiver

bhvzw 發表於 2019-2-20 20:05

运河流过我村前

运河流过我村前
  

  运河流过我村前

  ——凡人

  

  

    

    

    

  这是一座很小很小的村庄,小得像一个孩子,害羞地躲在妈妈的怀里。

  这是一条曾经热闹非凡的河流,从隋朝一直热闹到20世纪80年代。它曾是京杭大运河的江南段起点,自京口闸始,向东偏南方向,一路逶迤,途经很多村庄。好象有什么缘分似的,到了这个很小的村庄前,河面突然变宽,并叉出一条小河,小河的尽头是一座造福于附近好几个乡镇的电灌站。这个小小的村庄,也就由此得到了运河更多的恩惠。

  这个小小的村庄,就是生我养我的故乡——蔡家湾。村子座落在东门外5公里处,三面环坡。远远地,几乎看不到它,走近了,才能看到不大的凹地里,二十几间房屋,错落有致,并相互紧紧地挨着,多少代人就在这里繁衍生息。这是一个以蔡姓为多数的村子,是不是在开凿大运河时,蔡氏祖先们见此地三面环坡,一面临水,土地肥沃,择此繁衍,不得而知。但不大的村庄里,有两条长长的弄堂,弄堂里住着多户祖上有血缘关系的人家,门对着门,显出关系的亲密。弄堂里的一口老井,井沿拇指粗细、光滑锃亮的绳迹,仿佛诉说着老祖宗们久远的创业历史。

  往村南20米,翻过高高的河坎,就可以看到大运河了。还记得[url=http://www.bdfyy999.com/zt/twz/twzt.html]中科白癜风专家寒假会诊[/url]小时候,河水清凌凌的,泛着江水的味道,只有随着江水涨潮时,河里一下子来了那么多的江水,水才略有点浑。

  春天的河滩,长满了各种各样的野草、野菜,我们常常到河边割猪草、挑野菜。4月,是运河最为美丽的时候,河两岸高高的河坎上种满的油菜,绽放出金黄色的火焰,燃亮了天空,庄稼的体香,在春风中轻弥。

  夏天,是最让我们这些男孩兴奋的季节。河面变宽了,涨潮时,一根长长的竹竿探不到底,我们常常借割猪草的名义,偷偷到河里游泳、打水仗。那时,每到夏天,河坎上种满的西瓜开始[url=http://ct.qlwb.com.cn/2016/0413/596661.shtml]北京中科医院爆光[/url]熟了,我们玩累了、渴了,就偷摘一个大西瓜,把晒得滚烫的西瓜,按在水里浸凉,洗净,然后再抢着啃完。

  我们还喜欢在水里游泳时和来往的“小火轮”亲密接触一下,看着船老远来时,一个[url=http://www.czktmy.com/]白癜风能治疗吗[/url]劲地鸣笛,我们个个都兴奋得如水中蛟龙,和船玩起了捉迷藏。河里船来船往,有时是一个船队,由一艘船带着,后面拖着十来条小船,象一列火车似的,让我们常常有爬上去玩玩的欲望。有时,好长时间,河面上空荡荡的,只有一只布蓬船,顺风顺水,轻快地在我们面前漂走;而从下游来的布蓬船就要靠背纤了,只见一个或几个人,背着长长的纤绳在蜿蜒曲折的小道上,弓身向前,吃力而又缓慢地走着,绝没有《纤夫的爱》那么欢快,他们的肩上是红红的深深的勒痕,我们常常会赤足好奇地跟上半里路。

  最难忘的是河里的“翻塘”,竟有那么多奄奄一息的鱼、虾,或漂浮在水面,或在河边草丛旁躲藏,几乎无逃避能力,任人去捉。那时河里的鱼真多啊,每每“翻塘”,河两岸聚集了几乎所有的村民,竹蓝和脸盆都成了捉鱼的工具,一派热闹兴奋的场景。那时年少,不知道是水被污染所致,竟常常到河边有意无意地看看,盼望着河里“翻塘”,好去捉鱼。

  到了冬天,水就会一下子小得可以见底了。大概是京口闸不再往里面放水了,河底的真面目露了出来,河泥呈灰褐色,硬板板的,一些河蚌、螺丝的残骸深陷其中,河两岸的人为了通行方便,在河中垒了一道坎,中间留个可以淌水的地方,天堑就变通途了。

    

頁: [1]

Powered by Discuz! Archiver 7.2  © 2001-2009 Comsenz Inc.